直到站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箱里,看着外面一堆男人如狼似虎的眼神时,冯雅彤才知道她以为重生的出狱日,却再一次落入继父周永全的复仇中,用她来抵他欠下的高额赌债。

  身上穿着几乎半裸的衣服,玻璃箱完全封闭,她犹如一个待价而沽的商品,在一堆男人赤裸下流的目光下被评头论足着。

  而更让冯雅彤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在人群中看到了枫月白。

  她大学时交往三年的前男友!

  时隔四年,那个曾经阳光温暖的大男孩,如今端着一杯红酒,在VIP的位置处,坐在一个宽大的沙发里,用冷如疾风的眼眸,半眯着盯着她。

  冯雅彤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最后被谁拍下,到底送进了谁的房间,她都是懵的。

  她只记得四年前的那个暑假,因为不让继父的儿子侵犯她,冯雅彤用剪刀戳爆了他的蛋,导致对方流血过多死亡,而她也因此防卫过当进了监狱。

  进去前,她给枫月白打了一通电话,口吻及其冷漠,“我们分手吧,我已经喜欢上别人了,你不过就是我的提款机,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你。”

  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冯雅彤就慌忙的挂了电话,然后卷缩在地哭成了狗。

  她这辈子算是毁了,所以她很清楚她与他之间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却没想到如今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此时房门忽然打开来,冯雅彤惊恐的看了过去,一个高大的身影迈着慢悠悠的步伐走了进来,使冯雅彤腿软的踉跄后退一步。

  拍下她的人竟然是枫月白!

  耀眼的灯光下,他的身影被拉得很是修长,笔直而又贵气的西装像是把他圈在了一束光晕中,那么的高贵和不可侵犯。

  眼见着枫月白一步步靠近,冯雅彤紧促的摇了摇头,刚想说话她的下颚却已经被他修长的大手捏住了。

  力气很大,疼得冯雅彤几乎飙泪。

  “四年前甩了我时,你有想到今天的结果吗?从来没爱过我,把我当做提款机是吧?行,我们今天就好好算算这笔账。”

  心和身都很痛,但冯雅彤没有流泪,她很清楚当年说那些言不由衷的话,会给枫月白带来怎样的伤害。

  她没资格哭。

  在枫月白那双充满恨意的眸光下,冯雅彤垂下了眼睑,呢喃出声,“对不起……”

  枫月白不置可否冷冷一笑,捏住她下颚的手不但没松开,相反更加大了力道,疼得冯雅彤不由得轻呼出声。

  “疼吗?没我当年的心疼!”忽然枫月白俯下高大的身躯,靠在了冯雅彤的耳畔,“如今我会把你带给我的伤痛,一点一滴,加上利息的还给你!”

  冯雅彤就像一个没有生气的娃娃,僵硬着身躯一动不动,心里犹如针扎般的疼。

  看着她毫无生气的脸颊,枫月白撇了撇唇角,松开了他的手,从衣服兜里拿出一张手绢,仔细又用力的擦拭着。

  就好像在祛除他恶心的病毒一般。

  等他把手绢扔到了地上,才抬起头阴骘的望着冯雅彤,“杵着干嘛,脱衣服!”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