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静沉如水。

  顾氏集团旗下M•R酒店。

  SVIP总统套房里,夏倾城抹黑下床。

  双脚落地的瞬间,那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嘶。。。”

  疼,巨疼!

  好不容易才站稳,夏倾城回头悄悄地看了一眼。

  月光下,男人刀削般的侧脸,如上帝亲手雕琢,轮廓分明。

  墨黑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薄唇微扬,噙着一抹邪魅的弧度。

  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让人感受到从他身上无意间散发出来的王者之气!

  既帅气,又冷酷,既温柔,又邪魅。

  可是,夏倾城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思,去欣赏男人的英俊容颜。

  她只是在确认,他并没有醒来。

  咬了咬唇,夏倾城急忙拖着沉重的双腿,一步一抖地,离开了房间。

  没有人瞧见,她脸上还未干透的泪痕…

  酒店的另一个房间里,夏倾心正来回踱步。

  她的脸上,写满了焦急的神色。

  隐隐的,还透露着一丝嫉妒和恨意。

  如果不是自己将第一次给了前男友,又不方便去做修补手术,也不至于轮到夏倾城那个小贱人,去享受本该属于她的欢爱。

  一想到这,夏倾心银牙轻咬,眼里的恨意,更浓了!

  “叮咚!”

  房间的门铃被按响。

  夏倾心急忙上前,打开了房门。

  看到门外的夏倾城满脸微红,一副刚刚被滋润过的模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啪”地一下,清脆的巴掌声,响彻空荡荡的走廊。

  夏倾心将自己的嫉妒与恨意,狠狠地发泄在了夏倾城的脸上。

  她瞪着眼睛,怒着质问:“怎么那么慢?”

  夏倾城摸着疼痛的脸颊,潜藏不住心里的不甘和委屈。

  如果不是妈妈没钱治病,她也不至于答应夏倾心,立下这样的交易。

  出于小小的报复心理,夏倾城故意说:“他慢,我有什么办法?你要知道,男人在兴头上…”

  “住口!”夏倾心听不下去,狠狠地打断。

  瞪着夏倾城,夏倾心嫉妒的眼神,几乎都要溢出眼眶了。

  她怒呵:“你别忘了,你不过是代替我跟他睡了一觉,他根本不会知道,那个人是你!”

  瞧着夏倾心满脸的妒忌,夏倾城轻笑:“如果我告诉了他今晚的一切,你说他会不会去查监控?”

  “你住嘴!”夏倾心再一次气急打断。

  她咬着牙,厉声警告夏倾城:“你要是敢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你妈治病的钱,我一毛都不会付!”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夏倾城听罢,瞬间沉了脸色,冷声道:“夏倾心,你敢?”

  “我都敢让你去跟他上床了,你觉得呢?”夏倾心奸诈地笑着,露出满脸得意的神色。

  是了,她连最不能惹的男人都敢骗,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

  强忍着心里的不满,夏倾城咬牙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拍了拍夏倾城还带着红晕的脸颊,夏倾心笑得无比地古怪,“那就要看,你的表现如何了?”

  被夏倾心威胁,夏倾城气得脸色发白,但是,她无可奈何。

  她只能妥协:“我会按照约定,带着我妈出国治病,你也不要食言。”

  夏倾心得逞地笑了:“成交!”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