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城市被笼罩在雨幕后,天空中突如其来的闪电,惨白的光映得整个卧室明晃晃。

  路念笙跪趴在床船上,被身后粗暴的动作逼的往前倒,浑身几乎快要散架,刚一起身就被身后的男人按住了她突兀的脊梁骨,硬是将她按下去。

  她眼底有泪光,想要往前爬避开,又被男人掐着腰控制住。

  “叫我回来不就是为这个?”傅子遇弯身,一把抓了她头发迫使她侧脸看向右边柜子上大大的穿衣镜,他在她耳边喘,息,“路念笙,看看你自己下贱放荡的样子,哪里配得上当傅家少奶奶?”

  傅子遇在船上对她的羞辱,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路念笙以为自己早就习惯,可心口还是鲜血淋漓地痛,视线对上镜子里面模糊纠缠的两个身体,又是一道闪电让她看了个清楚。

  身后的男人哪里还有平日里清冷俊逸风度翩翩的样子,完全可以用狰狞来形容,而她被他压着,绝对弱势的姿态刺伤了她的眼。

  她闭上双眼,笑得很病态:“就算配不上,我也已经是了……”

  话音湮没在又一次的攻击里,他刻意用很大力气,这场船事于他而言是发泄,于她而言只是无尽的折磨。

  路念笙以为自己会死在他身下,然而没有,漫长的半个夜晚过去,窗外雨势回落,淅沥淅沥地敲打着玻璃,傅子遇从她身上离开,点了支烟。

  烟气随同沉默在房间弥散,路念笙浑身痛,像个破败的布娃娃一样平躺在床上,侧脸看着窗外,而傅子遇低沉的男音在很久之后才响起。

  “路念笙,我没见过你这样没皮没脸的女人,这样的婚姻有意思?”

  她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早些签了离婚协议,对大家都好。”

  这句话傅子遇已经说了不止一次,路念笙觉得有些麻木,一言不发地起身,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往浴室走。

  洗完澡出来,卧室里面已经没了傅子遇踪影,空气里面还残留着欢好之后的气息,混杂淡淡烟气,路念笙摸着自己的肚子,步伐缓慢地往前挪,每走一步腿间都是锥心的痛,听见窗外引擎的响声,她下意识看向窗外。

  黑色法拉利破开雨幕疾驰出去,宛如离弦的剑,她站在原地愣了两秒,心脏像是被冻结了。

  傅子遇就这样迫不及待,连一个夜晚也呆不了。

  片刻,她自嘲地笑了笑,正要回床上去,脚步顿了顿。

  腿间涌出热流,她伸手探去,摸到一片粘腻,月光下她看清掌心的一片猩红,瞬间脸色惨白。

  她的例假日子还差得很远。

  路念笙半夜折腾到了市立医院,检查结束已经到了林晨四点,医生拿着检查结果皱眉头。

  “你老公怎么没来?”

  路念笙答:“他有事不能来。”

  医生看她的神色有些怪异,“这样子怎么当爸?差点把自己的孩子做没了!”

  路念笙闻言愣住,“医生,你说……什么?”

  “你怀孕了,胎儿已经有三周了,流血是流产先兆,估计,”医生咳了一声,继续道:“原因是你和你老公的运动,太激烈,估计刺激到了。”

  路念笙回家昏昏沉沉睡到了翌日早上十点多才下楼,帮佣柳姨做好饭等了许久,见她面色苍白,忍不住问:“少奶奶,您没事吧?”

  她摇摇头,懒懒地坐在餐桌旁边吃饭,脑子里面一片混沌。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