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协和医院顶楼VIP病房。

  穿着白大褂的温落靠在门口,翻看着手中的病例,想着陆医生嘱咐她的话,“温落,厉总要是再不配合锻炼,恐怕这辈子都要躺在床上了。”

  温落白皙美艳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担忧,她深吸一口气推开病房的门。

  男人半躺在床上,见到她时俊朗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深邃的眼眸中寒光腾起。

  温落早已习惯了他的目光,平淡的出声道,“医生说你不配合复健,你是准备躺床上当一辈子的废人?”

  听到这话厉皓南周身的肌肉瞬间紧绷起来,抓过床头的杯子用力的朝着温落的方向扔了过去,“滚!”

  温落一个闪身躲开,上前几步直接按住他的手腕,“起来。”

  “放开!”男人微抿的薄唇压抑着怒火,说话的声音更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一般。

  温落直视他这张完美到不行的脸,“好,你不想下床运动,那就在床上动。”

  她直接伸手脱下/身上的白大褂,里面只穿了一件贴身的套裙,厉皓南看着她一颗一颗解开纽扣,眼中的厌恶更甚,“你要干什么?”

  “你会躺在床上是我的过错,我为此将后半辈子都赔给你了,既然都是夫妻,行个夫妻之实不过分吧,你总不能让我守一辈子的活寡,或者你是想我出去偷男人?”

  温落故作镇定的看着他,无视厉皓南恼羞成怒的脸,伸手就脱下他身上的衣服,这两年每天帮他擦拭身体,虽然已经看过了无数遍,但指尖划过他依旧分明的腹肌时,脸还是微微泛红。

  她嘴上说的厉害,但实际上cao作还是第一次,还好在医学院上学的时候,一些常理的知识还是知道的。

  温落犹豫了两秒直接跨坐到他的身上,居高临下的盯着厉皓南,“是个男人就动起来,我可不想天天被人说嫁了个没用的家伙。”

  “嫁给你两年连男女之间最该有的滋味都没尝过,你还算什么男人。”

  “你现在躺在床上跟咸鱼有什么区别?不过你都躺了这么久估计早就不行了吧。”

  温落咬着牙说着平日里根本不可能说出口的话,但厉皓南却依旧冷漠的看着她没有半丝反应。

  她心一横,干脆讽刺的开口,“你躺在床上之后,那个女人可有来见过你一次,我可是听说她跟你的好兄弟,不知道有多性福!”

  “闭嘴!”即便厉皓南心里百般不愿意,但他只是腿不能动,并不是连最基本的功能都丧失了,三年没碰过女人,又加上温落故意的撩弄,下/身早已高高起了反应。

  温落冷笑,“你有种就让我闭嘴!”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