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深冬,湖景别墅区公园。

  顾玥依整个身子被纪言希按在湖中。

  冰寒刺骨的湖水漫过她的胸膛,衣服全部湿透,寒气直侵入骨头,她咬着牙强忍着从身体里每一个角落扩散开的凉意,倔强的眼眸直直的盯着眼前目眦尽裂的男人:“纪言希,你到底要这样对我到什么时候!”

  倏地,掐在顾玥依后颈上的大掌一阵猛力,她整个人全都被沁入水中。

  顾玥依反应过来,散着淡淡腥味发酸的湖水却已经直接灌入喉咙,她闷吞几口憋住气,不停的在水中挣扎,双臂慌乱的拍打着,溅起水花。

  可按在身上的手用力的束缚着,她根本没有起身呼吸的力气,整个人都被死死压制在湖水里。

  正当顾玥依觉得马上就要背过气的时候,终于被用力拽了上来。

  “顾玥依,我再问你一次,当年把我奶奶从楼梯上推下去这个事,你到底承不承认?”纪言希紧紧掐着顾玥依后颈的手指关节泛白,面带嫌恶,嗓音冰冷。2

  顾玥依被水呛到喉咙,难受的不停咳嗽,胡乱贴在脸颊上的头发顺着发丝还在滴水,微风一阵阵吹过,整个人冻成冰块。

  她撑起疲乏颤栗的身子,让自己站的笔直,毫不避讳纪言希的眼神,语气强硬坚定:“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承认!”面对纪言希三年如一日同样的问题,她心里充满了无奈和苦涩。

  干涩的嗓音刚落,顾玥依又被纪言希强硬的再次按入水中。

  随即而来的又是一阵胸口沉闷的窒息,和湖水穿过喉咙侵入肺叶的刺痛感。

  片刻后,纪言希再次将顾玥依拧起,揪着她的手掌力度收紧,看着眼前面色惨白,狼狈不堪的女人,眼底丝毫没有一点怜悯和疼惜:“行!那我再问你,当年你为了跟我结婚,故意把安晴藏起来这件事,你是认,还是不认?”

  顾玥依被冰寒的湖水刺的通红的眸中满是倔强,她拧紧拳头,指甲都要陷入肉里,直直的盯着纪言希,语气果断决绝:“我说了,不是我做的,我不认!”

  就算纪言希再问她一百遍,一千遍,她的答案都是一样!

  丝毫没有意外,又是一阵清凉冰寒的刺痛,和沉闷的窒息。

  可是这次,顾玥依没有做无畏的挣扎,任由着刺骨的疼痛蔓延着。

  虽然身体的疼痛感是一阵一阵的,但心里的痛却慢慢的深入大脑变得更加深刻。

  当鼻间涌上一股清冷的空气时,顾玥依没等纪言希说话,就率先开口:“纪言希!就算你今天把我弄死在这里,我也不会承认那些我没有做过的事情!”

  “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痛快!”纪言希紧紧盯着顾玥依,眸中的怒火逐渐熄灭,燃起的是生冷透彻的失望:“明天带你见个人!”

  说罢,纪言希拧起顾玥依将她狠狠的往湖中一推,转身离开。

  顾玥依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被纪言希扔进湖里,当冰寒刺骨的湖水再次猛地刺痛瞳孔和耳膜,往嘴里和喉咙蜂拥而上的时候,她的心伴随着冰冻的湖水一起结成冰块。

  夜色将近的傍晚,别墅公园的湖边,空无一人,一片死寂。

  顾玥依好不容易爬到岸边,身子疲惫的趴在冰凉的地上,狂咳不止。

  看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身影,隐忍在眼眶里的泪水终究没有忍住,滑落在冰凉的脸颊,流下一抹湿热的温度:“纪言希,等真相大白的那天,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隔天下午,司机开车载着纪言希与顾玥依,在纪家老宅停下。

  昨天落水受寒还在发烧的顾玥依,被纪言希硬生生的拽着,手腕处泛红生痛。

  “三年前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印象还深刻吧?”纪言希指着脚下宅子大厅的大理石地板,语中满是嘲讽,他直直的看着顾玥依,抑制不住的怒恨侵满整个眸子。

  这个如同从小长到大像家一样的地方,怎能不熟悉!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