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不要!我不要做手术!”

  医院手术室门口,一个女人跪在地上,她头发凌乱,神色凄苦,再往下,就能看到她高高隆起的腹部。

  她面前的男人微微弯腰,伸手扭住她的下巴,眼神凌厉:“你不做也得做,你以为你有拒绝的权利?”

  “蒋南,孩子已经八个月了,如果现在做手术,孩子会死的!”

  于浅浅抓住蒋南的裤腿,眼泪滚滚落下来:“再等两个月好不好?等孩子生下来,我立刻给莫宛白捐肾!蒋南,我求你了,现在剖腹取子挖肾,我会死的,孩子也会死的……”

  蒋南薄唇紧抿,周身散发出冷冽的气息,他看了一眼站在走廊尽头的保镖,眸子里冷光凛然。他开口,声音里听不出情绪:“你把宛白推下楼,害得她现在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一命换一命,你并不吃亏!”

  于浅浅脸色苍白如纸,拼命摇头:“不,我没有推莫宛白,是她自己……”

  “闭嘴!”于浅浅这幅柔弱至极的模样让蒋南几近崩溃,他拼尽全力忽略心头浮起的心痛和不舍,将所有的柔情化为嘴中伤人的利剑。

  “于浅浅,为什么现在你变得这么恶毒,变得这么贱?为了成为蒋家的少夫人,你还真是不惜一切手段!我告诉你,就算这个野种是我的,我也不可能娶你!所以,你还是别妄想利用孩子上位了,我蒋南怎么可能会让你这个低贱的女人给蒋家生孩子?你不配!”

  “我不配,对,我不配……”于浅浅喃喃着,瘫坐在地上。

  早就知道不配不是吗?

  得知怀孕,她整整八个月躲在租住的公寓不敢出门,甚至连产检都没有去做过。她早就知道自己配不上蒋南,才死死瞒住怀孕的事,她害怕他逼着她去打胎。

  没想到,如此谨慎小心,她还是中了莫宛白的圈套,还是被人带来了医院,还是要失去肚子里的孩子……突的,于浅浅仰天笑起来,笑着笑着,整张脸都布满了眼泪。

  她不再跪着,直直的站起来,盯着蒋南:“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也从来没有妄想过能嫁给你。但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真的是你的……没有野男人,也没有奸夫,从头到尾我都只有你一个男人!蒋南,孩子是无辜的,如果你非要用我和孩子的命来换莫宛白的命,那就这样吧……下地狱后,我一定会诅咒你和莫宛白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说着,她低头,抚摸着腹部,低声呓语:“宝宝,爸爸不要我们了,妈妈带着你们离开这个世界……”

  蒋南看着她,一颗心仿佛被人捏在手中揉搓,慌乱无措。

  他上前,想替于浅浅擦掉不断滚落的眼泪,于浅浅却好像受惊的兔子一般,往后大退一步,冷声怒喝:“别碰我!”

  她这样的动作,却让保镖以为她要逃,两个黑衣男人飞一般的从走廊那头冲过来,齐齐按住于浅浅的胳膊,押着不许她动,声音也冰冷僵硬的令人胆寒:“再想跑的话,就把你打晕了绑在手术台上!”

  “放开!”于浅浅高声嘶吼。

  两个保镖纹丝不动,死死的押住她。

  她后背受力,整个身子往下弓着,腹部受到了极大的压迫。她想挣扎,却挣不开,一张脸越来越惨白,滴滴汗珠从额头渗出来,若不是最后一丝尊严撑着,于浅浅觉得自己难受的几乎要瘫软在地上。

  “放开她。”蒋南声音发沉。

  “蒋少,她要是跑了,我们不好跟小姐交代。”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