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豪华的房间里,透着一股压抑的闷热。这里明明是结婚的新房,却燃着一对白色的蜡烛。

  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脸上的妆画得夸张,厚重的脂粉已经遮盖了原本的肤色。

  此时她觉得很热,脂粉遮盖下的脸滚烫着,身体里不断地升腾出燥热,伴随着一阵又一阵巨大的空虚。

  她不安的去床边检查了一下枕头下自己藏好的那把匕首——

  还在,于是她放心的回到沙发边坐好。

  这时,外间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粗鲁地推开。

  她的手不自禁地握紧成拳头。

  是他来了吗?

  那个御集团的总裁,传闻黑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龙门总舵主,人称御爷的人。

  邪魅酷寒的声音从外间传来——

  “好好享受!”

  年轻女子的大脑轰的愣住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御爷!”

  年轻的女子大骇,这是她和他的“新房”,他为什么还带别的人来?

  这年轻的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厅外的人已经走了进来,蓦然,一股熏天的臭气扑面而来——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扑倒在沙发上。

  接着,两只手按住她挣扎的手,一只手按住她挣扎的双腿,一只手在粗鲁地解开她的衣裳。

  年轻女子惊恐万分,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脸也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

  从未有过的屈辱之感排山倒海般涌来——

  不知是哪儿来的力气,她狠狠地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子,迅速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趔趄几步,几欲摔倒。

  南宫御听到里间的响动声,眉头皱了一下,忍不住走了进去——

  看见展露在他眼前化妆化得像鬼一样惨白的脸。

  他阴鸷地眯起眼睛,危险地逼近她——

  突然,双手钳住她尖细的下巴,一字一字从牙缝中蹦出,“你是谁?怎么跑进这个房间来的?”

  年轻女子被他力道捏得疼痛,眉宇间却不见一丝畏惧,只是淡淡地反抗着,“御爷,你捏疼我了。”

  南宫御神色一寒,扬手,毫不怜惜地打了女子一个耳光。

  清脆的巴掌声,愤怒中的南宫御用尽了力道。

  瘦弱的女子那经得起他的粗暴,身子连连后退,还是摔倒了,撞到了大理石茶几的棱角上。

  惨白的脸在一瞬间红肿起来,唇角也破了,溢出鲜血,整张脸狼狈不堪。

  “蔡月琴呢?”

  南宫御冷声问道,语气像冰刀,眼光寒峻。

  蔡家好大的胆子!

  今天明明是他和蔡月琴结婚的日子,没想到坐在新房里的竟然不是蔡月琴,而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陌生女子。

  年轻女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力不从心,又摔了下去。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