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压压的夜伴随着雷声,大雨像是要淹没整座城市。位于盘山公路尽头的别墅里,乔唯身体被一个男人用力的压着。

  男人的气息不断的在她耳后传来,乔唯只觉得小腹升起了一股羞人的燥热。

  她意识模糊但还是拼命的睁大眼睛,可在漆黑的夜里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你是谁……”她开口,声音带着酒后的沙哑。

  男人轻笑一声,俯身在她颈项落下一吻,沉重的呼吸声在乔唯的耳边响起,声音低沉又淫邪,“让你舒服的人。”

  乔唯只感觉身体疲软的可怕,她应该是被人下药了没错,她伸手在边上摸索着,抓到床头灯之后才稍微心安一点。

  她色厉内存的开口,“滚开,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男人轻笑,大手直接握住乔唯的腰肢。

  乔唯没有犹豫的抓起床头灯用尽全身力气挥在男人的头上,男人吃痛闷哼的叫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乔唯也不管他的死活,挣扎着就想起身却使不上力气。

  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之后,她是被不停歇的闪光灯跟人声吵醒的,“乔小姐请问你为何要在订婚前夕跟别的男人上床?”

  “乔小姐,你这么做考虑过封总的感受吗?”

  突然有一个记者惊呼,“快看这个男的,快叫救护车。”

  乔唯脑子一片混乱,衣衫不整的坐了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迎面而来的男人甩了一巴掌。

  她眼泪瞬间涌出,“阿泽,我……我没有。”

  男人狭长的眸子是掩饰不住的厌恶,薄唇冰冷的吐出两个字,“贱货!”

  一周后,法庭。

  “被告乔唯杀人未遂控诉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两个月。”法官一敲法槌,声音威严。

  乔唯站在被告席上,腰杆挺的很直,绝美的脸上除了疲惫之外看不出半点异样的情绪。

  “如不服本院判决,原、被告任意一方,执判决书复本。请在十五日内向上市级法院提出申诉。现在退庭!”

  乔唯扭头朝着旁听席看去,目光冷冷地盯住一道修长的身影,男人长的极好看,深色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宛如天成,只不过此刻他的嘴角却带着一丝不合时宜地冷笑。

  他对上乔唯的目光,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报应!”

  乔唯痛苦的闭上眼睛,这个她爱了整整五年的男人,如今却亲手将她送进监狱,仗着家族滔天的权势,她除了乖乖服刑绝无第二条路可选。

  她进监狱之前,被带进了一间小房间里,封远泽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一如既往的冷漠高傲。

  “为什么?”即便事到如今,她还是想知道原因。

  封远泽的表情犹如冰封的岩石,看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感情,“为什么?因为你贱!”

  “你知道我没有出轨。”

  封远泽听到这话用力地一拍桌子,怒喝道,“没有出轨?那睡在别人床上的女人是谁?被记者大肆报道的女人又是谁?”

  乔唯勾起嘴角,美艳的脸上全是讽刺的笑意,她看着身前最熟悉的男人,此刻却陌生的可怕,她机械般的站起身,“是我。”

  “这三年即便是在监狱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这是你欠我的。”

  “嗯。”她麻木的点头,堂堂封氏集团的少东,既然有本事把她弄进监狱,自然也有本事让她死在里面。

  她一直都相信封远泽的能力,从未怀疑过。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