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市,火车站。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夏天走出车站。

  点燃一根烟,猛吸一口,一团烟雾缓缓上浮,遮蔽了半张脸。

  “回来了……”

  他举目四望。

  车道上来来往往的轿车疾驰而过,街上行人步履匆匆在十字路口聚合分散。

  商场门口不断走进走出打扮时髦的漂亮女孩,手中提着大包小包,洋溢着快乐的脸蛋上不时发出一阵阵清脆的笑声……

  这样一幕,让他咧开嘴无声无息的笑了。

  他的神色之间极其放松,带着一丝懒懒散散。

  一根烟吸完,走至路口。

  准备打车。

  嘎吱!

  就在这时。

  突地。

  一辆红色保时捷918停在身前,车窗玻璃缓缓开启。

  里面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上车!”

  嗯?

  夏天皱眉,面呈疑惑。

  他这次回来没有通知任何人,关键是在这青海市也没有朋友。

  对方难道认识自己?

  想到这里,他微微俯身,透过车窗望去,不由一怔。

  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个身穿时尚女装的女子。

  而且是一位极为漂亮的女子。

  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墨镜,虽然遮蔽了半张脸,但仍然难掩其精致的容颜。

  她的整个娇躯勾勒成了标准的S曲线,坐在那里,既散发强大的气场,又给人一种勾魂夺魄的感觉。

  女神,绝对的女神级。

  夏天暗自赞叹。

  即便他接触过各式各样的女人,但是,眼前这个女子绝对堪称极品中的极品。

  “我是柳清清,还愣着干什么,上车!”

  看到夏天宛如猪哥般呆愣的样子,女子的黛眉顿时凝蹙起来,语气更加冰冷,带着浓浓的不满。

  柳清清?

  没听说过。

  夏天更加疑惑了,不过并未表露。

  既来之则安之。

  他倒要看看对方究竟搞什么鬼把戏。

  当下,一矮身钻进车内,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嗡。

  刚关上车门,柳清清便迫不及待的启动车子,同时冷冷开口。

  “你是秦岭的表兄陆东吧,我的情况你应该知道,就不复述了,秦岭也简单的跟我说了一些你的情况,不过你千万要记得,一会见了我的家人,就说你是刚从部队转业,听明白了吗?”

  短短一句话,信息量却是极大。

  夏天挑了挑眉头,似想到了某种可能,不由的眼睛瞪大。

  心头顿时有一万头羊驼奔驰而过。

  自己竟然遇到了假冒男朋友的桥段。

  这算不算很狗血?

  “柳小姐,你误会了……”

  虽然对方很漂亮,但夏天自认为节操满满,当即开口解释。

  只是话未说完,便被柳清清打断了。

  “误会?没有误会。”

  顿了顿,柳清清继续说道。

  “放心,我会遵守诺言的,我已经拟定了一分协议,按月给你报酬,每个月十万。诺,这是这个月的,密码123456。”

  说话之时,她将一张银行卡随手递了过来。

  “咳咳咳……”

  夏天剧烈干咳,毫不犹豫接过银行卡,顺便将所有节操毫不犹豫的扔到地上。

  他眉开眼笑,一副见钱眼开的模样,“没问题,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呵呵呵呵……”

  柳清清嘴角微微勾勒一抹弧线,美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屑,很快收敛。

  夏天对此根本不在意,脸颊上流露出好奇的表情,问道,“柳小姐,你……你刚才是怎么认出我的?”

  闻言。

  柳清清斜睥一眼,冷若冰霜的脸颊上有些不耐,“你身高一米八以上,穿着白衬衫,蓝军裤,那里就属你最显眼,我的视力很好。”

  “原来如此。”

  夏天恍然大悟,脸上露出浓浓的敬佩之色,夸赞道,“柳小姐……”

  未说完,声音被柳清清打断了,“记住,一会见了我家人,直接喊我清清,千万别露马脚。”

  “呃……好吧。”夏天点点头,又道,“现在去你家吗?用不用买点礼品什么的?”

  “不用。”

  柳清清冷声拒绝,靓丽的脸蛋上闪过一抹无奈,随即吐出三个字,“去医院。”

  夏天点了点头,不在做声。

  一路无话。

  约莫二十多分钟,两人来到了青海中山医院。

  中山医院是青海有名的三级甲等医院,每天都有国内外专家坐诊,很多有钱人都会来这里看病。

  这里专门设有VIP豪华病房,据说每一个房间比五星级酒店都要奢华。

  “记得别让看出来。”

  两人下车后,柳清清再次叮嘱。

  同时第一次正眼打量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沉稳的青年。

  平心而论,好闺蜜秦岭帮自己找的这个‘临时男友’外在条件着实不错。

  这家伙足有一米八二的身高,修长挺拔,相貌算不上特别英俊,但眉宇之间的五官棱角却犹如刀砍斧凿一般,极其鲜明,从内而外透着一股刚毅与坚韧。

  在他说话的时候,唇角下边出现两个浅浅的酒窝,还有那一口闪闪发亮的小白牙,非常能吸引异性的注意力。

  当然,以柳清清的眼光看来,对方也就勉强合格而已。

  若非好闺蜜再三怂恿,而对方又是好闺蜜的表兄,还算值得信任,她才不会做出这种极其荒唐的事情。

  “没问题。”

  夏天信誓旦旦的保证,旋又面呈好奇,“柳小姐,以你的条件,我想绝不缺乏追求者,你怎么……”

  “与你无关!别跟个好奇宝宝一样,不该问的别问。”

  柳清清脸色一冷,当即打断,同时迈步前走。

  只不过,她刚走了几步,身形忽然一顿,立刻压低声音快速道,“遇到熟人了。”

  闻言,夏天当即向前望去。

  只见前方住院部大楼门口,站着一男一女两个青年。

  此刻他们也同时望向这边。

  “清清,你来了。”那名青年远远地开口。

  青年约莫二十五六岁,他长的剑眉星目,脸如刀削,英俊的脸庞上写满了喜悦,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飞扬的气息。

  他身旁的女子约莫二十一二岁,打扮的妖娆妩媚,身材前凸后翘,看到柳清清时,亦是一脸的惊喜。

  “清清姐,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半天了。”

  两人的目光全部专注于柳清清,至于身旁的夏天,直接无视掠过。

  柳清清淡淡的点了点头,倒是对那个女子展颜一笑,“青柔,你们怎么来了?”

  “青柔这次回来一定要缠着我来见你,清清,我上去看过老爷子了,应该没大碍,你不必太过担心。”

  青年露出绅士般的微笑,彬彬有礼地打招呼。

  旁边的妩媚女子也接话,“是啊清清姐,听说老爷子又病了,我哥着急坏了,特意请了江南有名的张大师前来给老爷子看病呢。”

  “张大师?”

  柳清清面呈诧异,随即猛然想起,“可是那位张一针,张大师?”

  “是啊是啊。”

  妩媚女子立即点头,脸上是一副夸张的表情,“清清姐,张大师的医术可厉害了,我哥费了好大的面子才把他请来呢。”

  “哪有那么夸张,只是张大师恰好欠我一个人情而已。”

  青年看似谦逊,实则暗示和彰显自己,而且又恰到好处的点到为止。

  说完后,似乎这才注意到柳清清身旁的夏天,随意瞟来一眼,问道。

  “清清,这位是……”

  闻言。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