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夜幕降临。

  装修奢华的房间内,昏暗的光线,却弥漫着一股独属夜的暧昧温度。

  厉北擎的目光如鹰隼般犀利又凉薄,居高临下地望着床上那扭动难耐的小女人。

  女人的身子泛着粉色,一双大眼朦胧着,媚眼丝丝,小手不由地扯着自己身上的礼服,却连礼服的拉链被她扯得滑下来都不自知。

  而,她身边的手袋里,一条豹纹的细肩带已经露了出来。

  时隔五年,这个女人重新以这样的方式回到他的生命里。

  他没有理由拒绝。

  厉北擎凉薄的唇微微一扬,身躯便直接覆在她的身上,接着便是他用尽全力的一场狂野夜袭。

  ……

  翌日,晨曦透过窗纱洒了进来。

  叶小眠缓缓地睁开眼,觉得身体酸痛得像是被人狠狠打过一般,特别是腰部,动一动就能感觉到那清晰的疼痛。

  昨夜,她做什么了?

  叶小眠仔细回想昨夜的记忆,她依稀记得在饭局上,梦姨给她敬了酒,没过多久,她就觉得口干舌燥,头有些晕晕的。

  梦姨给了她房卡让她回房休息,却没想到她在门口听到夏董事和他弱智儿子在里面的对话,沈梦易是要把她卖给那弱智做新娘。

  之后,她扔下门口就逃,逃到电梯,惊慌之下随意按了一个数字。

  待电梯门打开,她就出了电梯,却见一排黑衣人守在电梯口,她感觉事情不妙想撤,却被人从背后袭击颈部。

  当场,她就晕过去了……

  还没等叶小眠琢磨仔细,一道霸道的大力就已经从背后禁锢住她的腰肢,将她未着寸缕的身体紧紧地贴向身后那具充斥着阳刚气息的身躯。

  “啊……”叶小眠吟哦出声,转头望向身后的人。

  男人浓眉的眉,坚挺的鼻,绯薄的唇,五官精致到不可挑剔,尤其是那双如深海旋涡般的眼眸,幽远而又深邃,似蛊惑着她陷入其中。

  男人?

  怎么会有赤身的男人躺在他的身边?

  倏地,叶小眠的脑袋快要轰地一下就地爆炸。

  “你……放开我!”叶小眠蹙着秀眉,试图从男人的怀里挣扎出来:“你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

  闻言,厉北擎的手掌没有丝毫收敛半分力道,相反将她身子一把翻转过来,他的眸光一沉,眸底瞬间蔓延着危险的气息。

  “你居然问我是谁?”他的嗓音如冰雪初融的温度一般,冷冽而又低沉。

  那语气,像是带着几分讥诮,叶小眠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男人是谁……

  她应该认识他吗?

  一夜乱情,叶小眠心中已经紧张无措,现在和男人靠的如此之近,她越发惊慌,连脚趾头都跟着颤抖起来,湿漉漉的眼望着厉北擎,像是在森林里迷失的麋鹿一般。

  “先生,我……不认识你!”叶小眠的小手推搡着厉北擎的胸膛,咬唇道,“昨夜,我们发生了什么?”

  厉北擎看着眼前的叶小眠,若有所思地抿唇,而后唇角上扬起几丝弧度。

  “你觉得我们这样……”厉北擎半眯眼眸,淡淡地说道:“还能没发生什么?”

  叶小眠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厉北擎这样的回答,顿时恼羞成怒:“你这个混蛋,你占我便宜,你怎么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