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压压的夜伴随着雷声,大雨像是要淹没整座城市,位于盘山公路尽头的别墅里,林盛夏双手同床脚被铁链捆绑在一起。

  四周一片昏暗,只剩雷雨声不断侵袭而来,恐惧跟绝望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她。

  突然厚重的大门从外面推开,接着是一阵皮鞋踩在地板上清脆的声音,这个声音不断的朝着她逼近。

  最后在离她只有两步的位置停下,林盛夏的心提到了喉间,拼命睁大眼睛但在黑夜中只能看到一个修长的轮廓。

  “你……你是谁?”她的声音此刻竟说不出的沙哑,说话时嗓子更是干渴异常。

  男人并没有回答,反而俯身凑近她,突然一道闪电滑过,偌大的房间瞬间变的明亮,只一眼林盛夏便是怔住。

  男人离她很近,皮肤白皙的像是闪着光,几近完美的脸上一双狭长的凤眸阴翳的盯着她,就如同极地的寒冰,似乎一个眼神就能将人冻在原地,他薄唇微启,声音凌冽不带有半丝情绪,“多大?”

  “十……十八。”

  突然铁链扯动了两下,一个身影压了下来,接着身上唯一能够庇体的衣服被霸道的撕碎,男人强势的按住她,在她尖叫之际,身体传来猛烈到像是要被撕裂的痛感……

  “啊……”林盛夏猛的从床上坐起来,额头冷汗滑落,她用力的深呼吸才略微平静下来。

  三年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做这个莫名其妙的噩梦。

  她掀开被子下床,就这么赤着脚的走到浴室,冰凉的水花拍到脸上才略微缓和下来。

  出了浴室她隐约听到屋外有声音响起,不自觉的勾起嘴角笑了笑,她跟孟泽楷交往三年,甚至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这间别墅是他们的婚房,即便现在林氏的情况已然不太乐观,但他却没有嫌弃,对她始终如一。

  林盛夏穿上拖鞋开门出去,隐约间听到一个女声,“泽楷,不要这样,盛夏还在呢……”

  “在又如何?”男人的声音低沉的很好听。

  林盛夏的心里升起一丝不安,放轻脚步偷偷走上前,男人背对着她,但只一眼就认出这是她交往三年的男友。

  而此刻的孟泽楷正抱着一个女人,不断亲吻着,林盛夏踉跄的后退一步,不可置信的捂住嘴,鼻子泛酸眼泪瞬间出来。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泽楷怎么可能背叛她,还是在两人的婚房里。

  女人抬眸瞥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林盛夏,嘴角微微扬起,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长腿直接缠到男人的腰上,“泽楷,你不是很爱盛夏吗?”

  “爱……她配吗?”

  心里最后一丝期望在此刻瞬间崩塌,林盛夏颤抖着上前。

  “为什么?”即便事实都摆在眼前,她还是想知道原因。

  这个昨天还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为何突然变的如此绝情。

  孟泽楷回头,表情犹如冰封的岩石,看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感情,“为什么?因为你贱!”

  他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狰狞,“我还以为你不让我碰是想将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原来早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林盛夏你当我是傻子吗?”

  ……

  别墅外只有两盏路灯亮着昏黄的光,林盛夏只穿了单薄的睡衣,脚上瞪着一双拖鞋。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