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好晕喔……好难受……

  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的酒了。

  北城帝豪国际酒店内,喝的烂醉如泥的宫小悠不停的在一张欧式大床上打着滚,身体里的酒意渐渐上头,让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吱呀’卧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

  宫小悠无力的朝门口望了一眼,“谁……谁呀?”

  她与生俱来的娃娃音在这个黑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悦耳。

  进来的人并没有理会她的疑问,而是猛地扣住了她的双手,一个翻身将她压下。

  “唔……好沉……你干嘛啦?”酒精的作用使得宫小悠说话就像是伴了蒜一样的结结巴巴的。

  “小东西,乖。”低沉且霸气的声音响起。

  宫小悠身子一怔,努力的想要看清楚男人的样貌,可惜屋子里实在太暗了,她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男人那有棱有角的轮廓而已。

  “凭什么!我现在好难受,别来烦我!”宫小悠不悦的扭了扭身子,被酒精麻痹的她完全没感觉到危机的来临。

  “呵,真是个胆大包天的小东西呢,不过……倒也不失可爱。”话语间,男人的两片唇猛地印在了宫小悠那片润润的唇瓣上。

  “唔……”

  什么东西?

  滑滑的、凉凉的,就像是果冻一样的,好好玩喔。

  喝的迷迷糊糊的宫小悠一动不动的感受着男人的吻,两片红唇时不时的还会回应男人一下。

  忽地,男人的大手一寸寸的攀上了她的腰身……

  “咯咯……”就在这时,宫小悠竟意外的笑出了声。

  “小东西,你傻笑什么呢?”男人身子一怔,诧异的询问着。

  “你弄的我好痒哦。”

  借着黑暗,男人隐隐的感觉到小人儿颠三倒四的说话,像是喝醉了。

  他可不是个喜欢趁人之危的男人。

  然……

  “该死!”男人暗咒了一声,清楚的感觉到身体里的药力越发强劲,“小东西,告诉我,你多大了?!”

  “我凭什么告诉你?”

  “好,很好!”

  男人的指尖灵巧的挑起了她的衣衫……

  唔。

  他在摸哪里?

  宫小悠瞳孔扩张的睁大了眼睛,那混乱的神智好像稍稍变得清晰了一些。

  “不可以!你不可以摸我那里!”

  “这会儿才知道怕么?晚了!”低沉的言语落下,男人肆意逗弄着她的肌肤。

  半醉半醒之间,宫小悠无力的抗拒着,却又沉溺于其中,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唔嗯……”悦耳可爱的低语声,回荡在这空旷的房间内别样的迷人。

  “真是不错的反应呢。”男人满意的一笑,指尖游走。

  “嗯哼……不要……”一阵又一阵陌生的情潮不断的席卷着宫小悠的周身,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好了,小东西,准备的也差不多了,现在咱们开始进入‘正餐’了。”

  进入正餐?

  这是什么意思?

  还不等宫小悠完全反应过来,她便察觉到有什么东西贴住了自己。

  下一秒,一阵剧烈的割裂感传来……

  睁开眼,周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宫小悠茫然的眨巴了下眼睛。

  天呐,她刚刚在干嘛呢?在做那种带颜色的梦么?

  好羞耻哟……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