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华丽而幽暗的长廊,夏云起无心去欣赏这座公寓是多么富丽堂皇,只觉得面前这条长长的走廊像是没有尽头一样,每向前一步,就又接近地狱一步……

  “夏小姐,就是这间房,BOSS已经在等你了,不必敲门,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云起怔了几秒钟,回头之时,那领她过来的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还真是悄无声息的。她苦笑着,拿着文件的手又紧了紧,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面前的这扇门——

  比起幽暗的长廊,这房里更阴暗了一些,她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但鼻息之间那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她忽略不掉。她甚至能感觉到,面前有一双锐利而灼热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她。而且,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熟悉气息。

  “沈先生?”她试探性的喊:“沈先生,我把合同带来了,您要不要先过目一下?”

  “或者,我向您叙述一下合约的内容?”久久等不到他回答,她试探性的问。

  “你以为,签约这么容易吗?”

  这声音……

  她还没有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屋子里的灯光突然亮了,还是那种昏昏暗暗的朦胧灯光。那双低垂的冷冽的鹰眸缓缓扬起,似笑非笑的扬唇:“云起,好久不见!”

  “你……”

  这一声熟悉的低唤,曾在梦里百折千回。

  她顿时忘记了反应,手中的文件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怎么,看见我很惊讶?”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深深凝望,这一双清澈水眸依旧漂亮,依旧动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但,他的指尖却是冰凉的,带着一丝熟悉的亲昵,轻轻滑过她的面颊,触动着某些记忆。

  她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匆匆蹲下身去捡自己带来的文件,声音低的不能再低:“对不起,我想我来错了……”

  “你不是要签约吗?怎么会错呢?”

  他从她手中抽走了合约,不过却是一眼都没看,就扔到了一边的茶几上。然后故意靠近她身边,那股自她身上散发的淡淡馨香狠狠卷进他的鼻息之间。

  这是记忆中的味道,做梦都忘不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她心头乱糟糟的。

  “如果知道是我,你就不会来卖了是吗?”他用着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残忍的话。

  云起狠狠的一颤,脸色顿时惨白惨白,但她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解释来为自己辩解。任由他冰凉的手指划过她的面颊,划过她的嘴唇。

  她无法抑制那一阵阵的颤栗,不知该如何抗拒,一幕幕熟悉的记忆像潮水一般再次涌上心头,让她,忘记了该如何呼吸。

  直到,那一抹声音再次响起,甚至更低沉、更温柔了:

  “云起,我没有兴趣去和一所面临破产的公司签约,或者你有更好的说辞,你可以说说,你准备如何取得我的合约?”

  他是恨她的!

  她知道,他是恨她的,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抛弃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她没有办法为自己解释什么。耳边是他的气息,他的声音,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反应。

  她没有办法,惨淡的垂下睫毛,低声问道:“这是你想要的吗?”

  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和他在一起,从来没有后悔过爱上他,甚至从来没有后悔过……离开他。

  所以这一刻,明知他是为羞辱她,为报复她,她也没有反抗,任他予取予求。

  时墨,如果这样能让你快乐一点,就请你快乐一点,好吗?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