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实在难以启齿,写出来我都觉得丢人。

  又丢人又窝火。

  那天我去相亲,没想到,那个渣男竟然在我的咖啡里下了药!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他,我就有些烦躁。

  紧身衬衣,瘦腿裤,脚上穿双尖头鞋,打扮得跟个鸭子似的。

  我看看手表,准备坐十分钟就撤。

  “我买的期房明年就要交房了,”相亲男侃侃而谈,“结婚的话,我出了房子,女方就应该出装修和车子,装修也不用多豪华,30万左右就行,车子嘛,20多万的就可以了。我这人要求不高。”

  我看着他嘴角的白沫,隐隐闻到了极品的味道。

  “女方出装修和车子,房本写女方名字吗?”我假装好奇的问他。

  “当然不写!那是我的婚前财产。首付都是我爸妈的棺材本凑的,写女方的名字,我同意,我老爸老妈也不会答应的。”

  “首付?你这房子还有贷款呀?婚后老婆要跟你一起还贷的?”

  “当然得贷款,北京的房子,全款谁买得起?”相亲男用看智障的眼神看我。

  我宽容地微笑,麻利地起身,“您说的很对。不好意思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哎,等等,咱们这才刚聊上啊!我对你印象特别好……”相亲男在后面气急败坏的喊。

  对不起啊大哥,我对你印象特别差。

  我怕相亲男纠缠我,一路走得飞快。

  去商场逛了一会儿,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身体最隐秘的深处,开始生出莫名的燥热,感觉自己很需要一个男人。

  我拧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好端端逛着街,我又没看小黄文,怎么突然就春心荡漾了呢?

  想起相亲男递给我的那杯咖啡,我心头一凛。

  丫给我下药了!

  一定是!

  这个龌龊的渣男!他一定没想到我没坐几分钟就走了吧?

  幸好,幸好……我拍着自己的胸口,一阵后怕。

  头越来越昏,我浑身燥热不已。

  “叮……”电梯门开了,我看也不看就往里面钻,正好一头撞进一个男人的怀里。

  “不好意思……”我开口跟他道歉,看清他的脸时,我愣住了。

  是林致中——我最近天天公关,想为公司拿下的大客户,丰臣国际的老总。

  林致中也认出了我,朝我点点头,“周总监,好巧。”

  我闻见了他身上的味道。成熟男人的健康体味,混杂着一点淡淡的,雨后树林般的清香,让我血脉贲张。

  浑身仿佛有千百只蚂蚁在啃噬,难耐的痒,难耐的空虚。

  林致中见我呆呆盯着他看,有点惊讶地挑挑眉,“怎么?”

  “我……”我舔舔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嗓子干渴不已,浑身发软,我几乎站不住了。

  身边就有一个强壮健康的男人,而且我知道他,他是业内出了名的洁身自好,不近女色,生活三点一线,无比刻板。

  这种男人,肯定不会有什么艾滋之类的……

  “周总监,你……”林致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堵了回去。

  我用嘴唇,堵住了他的唇。

  我踮起脚,昏昏沉沉地搂住他的脖子,热切地与他接吻。

  我用身体挤压他,挑逗他。

  顾不得了,已经顾不得了。我特么都快难受死了,还管什么脸面和自尊。

  酒店的大床上,我和林致中翻滚了整整一夜。

  我缠着他,不停地索取。我不知疲倦,不知羞耻,与他抵死缠绵。

  我骑在他身上,狂野得像一匹脱缰之马。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迷糊了好一阵子,才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昨夜的事浮上脑海,我扭头看着身旁酣睡的林致中,惊骇得手脚冰凉。

  我,我睡了林致中!!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啊,这要是在业内传开,我不用做人了。

  逃,赶紧逃!

  我轻手轻脚溜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

  bra裙子都找到了,就剩一条内裤,死活找不到。

  我都打算放弃了,忽然眼角一扫,发现了我的内裤。它被林致中压在身下,只露出黑色的一个角。

  林致中睡得很熟,昨晚肯定把他累坏了。

  我脸一红,提着鞋子偷偷摸摸赶紧走了。生怕惊醒了林致中,搞得大家都难堪。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苦恼得想扇自己耳光。

  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逼。

  我怎么能轻信相亲网站上的男人呢?怎么能晚上跟人家出来喝咖啡呢?

  这下好了,28岁的高龄,拽着青春的尾巴,姐姐我竟然紧跟潮流,玩了一把一夜情!

  现在问题来了:

  以后我还怎么去公关林致中?还怎么摆高贵冷艳范?

  王一山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作为我的老板,他一直暗示我牺牲一点色相,搞定林致中。

  我开始胡思乱想:昨晚我可牺牲的够多了,丰臣那个大单,没跑了吧?

  我们公司是做室内装修的,最近国家调控房地产,市场不景气,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丰臣国际这种地产大鳄,只要搞定一个,我们半年都不用愁了。

  这个单子对林致中来说是无所谓的,给谁都是给,我跟他睡了一夜,胜算至少多了一倍吧?

  想着想着,我又开心起来了。

  算了,反正我也不算亏。林致中无论是外表,还是身材,都是一流的,技术也很不错,昨晚,我还是很享受的。

  回家洗澡换了身衣服,我心情稳定地到了公司。

  “濛濛姐,王总找你。”助理小丫头一见到我,就笑盈盈的说道,“王总心情很不错,好像有喜事呢。”

  “是吗?”我应了一声,赶紧去王一山办公室找他。

  王一山果然心情不错,笑容满面的,“周濛,坐。”

  “王总,什么事呀,这么高兴。”

  “好事!”王一山笑道,“丰臣那个单子,我们问题不大了,应该能拿下来。”

  “真的?您怎么知道的?”我有些心虚地看着王一山。

  林致中不会这么高效吧?前脚跟我睡了,后脚就宣布要跟我们签约?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