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门突然被打开,发出“嘭”的一声。

  柏欣然猛的从睡梦中被惊醒,下意识的转头着看向门口,而后心里咯噔一下,双手不由得抓紧被子。

  来人逆着光,身材高大健硕,仿佛出现在午夜的凶兽,空气中飘来一丝酒精的味道。

  柏欣然本能的想逃,但下一秒,“啪”的一声,卧室的灯被打开,她蜷缩在被子中,躲无可躲。

  与此同时,柏欣然看清了来人那张俊朗的脸,也看清了他发红的眼睛,以及眼中的冷厉阴鸷。

  这是她的丈夫,谢景林。

  她爱他,却又怕他。

  柏欣然不禁瑟缩了一下,她心中恐惧,却不得不鼓起勇气,“你,你回来了……”

  谢景林对她的声音闻若未闻,一边扯着领带一边靠近她。

  柏欣然忍不住往床角缩去,只是到底他动作更快,一把抓住她的脚踝,将人拖到了自己眼前。

  柏欣然眼中闪过一抹绝望,声音战抖带着一丝乞求,“老,老公……”

  “闭嘴!”谢景林仿佛被那两个字刺激到了,一声怒喝,手指掐着柏欣然的下巴,“谁准你这么叫我?你这个贱人也配?”

  “景,景林……”柏欣然下巴被他掐的生疼,他的指甲仿佛陷到了她的肉里,她声音带着惊恐和哭腔,可怜兮兮的叫他。

  谢景林看着她那张想哭又不敢哭的脸,在暖光灯的映照下看起来格外楚楚动人。谢景林眸光蓦地一深,猛然甩手将她往后一推,紧跟着,他合身压下。

  身上的睡裙被他的蛮力拉扯着变成碎布,柏欣然仿佛被一头发怒的狮子按压在掌下,瑟瑟发抖,动弹不得。

  “不要,景林,求你,不要……”柏欣然哀切的祈求他。

  “不要?你不是很喜欢吗?为了爬上我的床不惜给我下药,怎么?现在又不想要了?”谢景林目光森冷,声音渗人。

  “不是的,我没有!”柏欣然哭着摇头。

  “你算个什么东西?想要的时候下药,不想要了拒绝?”谢景林箍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柏欣然那点儿力气如何争得过他?

  “不是的,不是的……”

  “柏欣然,由不得你选择,好好体验你费尽心思算计来的一切吧!”谢景林说着,身体猛地一沉,毫无前|戏的闯入了她的身体。

  清晰尖锐的疼痛传来,柏欣然猛然尖叫出声,却让谢景林更加的疯狂!

  他此刻其实也不好受,她的身体生涩毫无润滑,他也有些疼,可看着她那张梨花带雨哭的娇弱无比的脸,谢景林就控制不住自己,只想疯狂的征服她,折磨她。

  看到她因为疼痛而扭曲的那张脸,他才觉得有几分痛快。

  “放过我吧,求你了,我疼……”

  谢景林冷哼一声,一丝怜悯也没有,粗暴的继续在她身体上沉浮,柏欣然疼的一张脸发白,嗓子都喊哑了,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她睁着眼睛,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身上再痛,却也不及她心里的疼痛。

  泪水顺着眼眶滑下,为什么不听她的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