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特种训练营内,首长杨大伟在听完参谋长张万丰的汇报后,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日他仙人板板,又是这小子,老子真想一枪崩了他!”

  “首长,您消消气,这小子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张万丰看着暴跳如雷的首长大人,有些心虚的说道。

  “砰!”又是一下猛拍桌子,“是,的确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看我们这特种训练营是容不下他了!”

  杨大伟气的喘着粗气,找出一支香烟点上后狠狠的抽了起来。

  “要不是那次野外拓展演习,那小子鬼使神差的从山上跑下来撂倒了一名特种兵,老子会看上他吗?老子会冒着违规常理的风险将他带到这特种训练营嘛?”

  “事实证明,首长大人可是慧眼拾金,不到一年时间,那小子的战力在整个训练营可是无人能敌啊!”张万丰诺诺的解释道。

  “是,他是无人能敌!那他就可以因为教官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谁能打赢我谁就不用来训练’的话,直接装逼的站出来将那名教官打成重伤嘛?”

  “这不更体现他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嘛!再说啦,您不是惩罚他去训练营卫生部做随队军医助理历练嘛?可事实证明,这小子在医学上也是天赋异禀啊,还真没看出来,不管什么内科,他只要一把脉,抓些草药马上药到病除;不管什么外科,他那双手都能迎刃而解,说真的,我都有点羡慕嫉妒啊!”

  “还好意思说这事,本来想过个一年半载磨磨他性子就将他调回来,谁他妈成想,他居然将来训练营历练的商务部长的儿子搞的那么悲惨,本来就是下体的皮外伤,他可倒好,非但不给别人治好,反而直接让他给治成了性无能!事后还跟老子倔,坚决不治回来。要不是老子怕上面追究,放下面子差点跪下求他,他能同意吗?现在想想当时他那拽了吧唧的样子就他妈的来气!”

  杨大伟咆哮完,狠狠的将烟头摔在地上。

  “我说首长的大人啊,这事可不全是那小子的责任啊,要不是那商务部长的儿子整天在部队里面装逼吹嘘自己祸害了多少大姑娘、小媳妇的,那小子能闹出这一出嘛?再说啦,您不是也惩罚他去了伙食团嘛?啧啧,还是事实证明,这小子完全攻克了我们训练营最大的伙食问题,这一年来,我们哪享受过这样的美味,不管什么食材交给他,都必定会成为让人垂涎三尺的大餐!”看到首长杨大伟的情绪有些缓和,张万丰信誓旦旦的说道。

  “砰!”桌子再一次被杨大伟给砸了一下,“那今天出的事情该怎么说?”

  听到情绪再次激昂的吼叫,张万丰再次不知所措起来。“今天的事情纯属意外!”

  “意外?”一听这话,杨大伟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副总理今天要过来视察的事情我一个月前就说了,让大家今天小心小心再小心,可那小子呢?耳朵长在驴身上了吗!当副总理视察到伙食团,那小子居然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睡就睡吧,可能是太累了,这个我理解,但他也不要拿着一本岛国宣传画册盖在脸上啊!”

  “副总理体恤我们军人,只是笑了笑,毕竟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可后来呢,尼玛当副总理打开伙食团的碗柜、调料柜、冰箱的时候,老子差点没背过气去!尼玛塞的全是这些岛国画册,你说我这老脸啊……”

  张万丰额头上冒着黑线,“要不再给他换个部门惩罚下?”

  “再换部门?再换部门还不知道他会捅出什么篓子,卧槽,老子心脏可受不了!”

  “咳……这还真有点难办!”张万丰叹着气。

  打断骨头连着筋,杨大伟何不是如此心情啊,虽然嘴上说要一枪崩了那小子,可心里面何曾不是又爱又恨呢!

  一时间,指挥室内居然安静了下来。

  “铃……”这时,首长杨大伟的手机响了起来。

  杨大伟没好气的掏出了手机,楞了一下,忙按通了接听键。“喂,老班长……”

  挂断电话,杨大伟若有所思。

  “首长,怎么了?”张万丰不解的问道。

  “以前当兵时候的老班长打的电话,他女儿大四了,要参加实习工作,老班长给她安排去了一个村子当村长。”

  “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啊,但是首长你愁眉苦脸的干嘛?”

  杨大伟又点上一根烟抽了几口,不紧不慢的回应:“我那老班长说现在有人要对他不利,可能会牵连到他的女儿,所以让我帮忙派个人去暗中保护。”

  “这个……”张万丰想了想,突然嘴角挂着一丝奸笑。

  “你的意思是让那小子去?”

  张万丰笑着点了点头:“一举两得,反正你那老班长的女儿大四实习也就一年,刚好,算是再次惩罚那小子吧,也正好帮助了你那老班长!”

  “这……”

  “我觉得可行,对于他也算是执行任务的一种历练!”

  杨大伟点了点头,就掏出手机给他的老班长打了个电话。

  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电话才挂断。

  “我那老班长办事倒是迅速,直接让手下将那个村的卫生所的位置腾了出来,那小子直接过去上任就可以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