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循,我们分手吧!”

  郑循愕然的看着女朋友肖芮,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肖芮竟然会提出分手。

  “你说什么?”

  虽然已经听清楚了,但郑循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我说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肖芮看了看郑循,一脸平静的道:“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

  郑循沉默了,脑海里回想起与肖芮认识到相恋的一幕。

  肖芮其实并不漂亮,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郑循最开始也没喜欢她,是她倒追的郑循。但几个月的相处下来,却真的喜欢上了对方。

  但没想到,肖芮竟然会对他提出分手,而且会选择在这个时候。

  郑循紧了紧手中的一张纸,这是他今天被辞退的辞退信。被辞退后,他找到肖芮,原本是想要两人合计一下以后该怎么办,没想到在告诉了肖芮后,肖芮沉默了一阵竟然提出分手!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肖芮说道,伸手拦了一辆车头也不回的坐了上去。

  郑循看着肖芮的背影,张了张手,最终却无力的放下。

  “嗤……”

  汽车发动离去。

  ……

  郑循站在原地,一天之中经历失业与失恋的双重打击,只觉得天空也无比的昏暗。

  作为一个学历只有初中,技术又没什么特长的人,他感觉自己毫无出路。

  “原来,我真的一无是处!”

  郑循苦笑的摇了摇头,人生二十三岁,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这辈子的命运,一片昏暗!

  “来一来,看一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正当郑循心情无比失落时,路旁一个摆摊的老头看向了他,道:“小伙子,要不要看看我这里的东西?”

  老头面前摆放的是几样古董,可郑循哪有心情看这个,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便准备离开。现在最紧要的,是赶紧找到下一份工作。

  不过那老头却轻笑了一下,道:“小伙子,你乌云盖顶,只怕又是失恋又是失业啊!”

  “额!”

  郑循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他慢慢的扭过身子:“老人家?您是怎么知道的?”

  老头看了看郑循,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一指眼前摆放的一样东西,道:“报应袋,可以改人命运,招财进宝,功效神奇。”

  郑循顺着老人的手指,便看到了在他摆放的摊位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布袋。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老头震住了,郑循的目光落在那看似普通的布袋上,感觉这东西真的有神奇,散发着一股吸引着他的气息。

  “改人命运,招财进宝,这东西……真有效?”

  老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货真价实。”

  “那老人家,你这东西什么价钱?”

  老人的眼睛眯了起来,道:“好说好说,只要五千而已。”

  “五千!”

  郑循被这个高昂的价格吓了一跳。

  心中挣扎一番,不舍的看了看那报应袋,郑循摇了摇头道:“太贵了,买不起!”

  说完转身离开。

  没失业以前,他一个月工资也不过两三千,五千都几乎快是他两个月的工资了。要他用两个月的工资买这么一个东西,自然不可能。

  “小伙子,考虑清楚啊!”

  看到郑循转身离开,老头也不在意,只是平淡的说道:“你这一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眼前可就是你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要是你错过了这次机会的话,可就再也没有了,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老人家,您会算命?”听到老人如此说,郑循望着老人道。

  老头却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又开口道:“五千块钱买不了车,买不了房,可若你买了我这报应袋的话,却能改变你的命运!”

  郑循犹豫了,看着那静静放在摊位上的报应袋,他无比挣扎,老人的话不断的在脑海回想,最终,他一咬牙。

  “好吧,老人家,这报应袋我买了。”

  “孺子可教。”老头眼睛微笑的点了点头道。

  随即便钱货两清。

  将报应袋拿在手上,郑循仔细的看了下,发现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布袋,大小也只有正常人的巴掌大小。

  “老人家,这东西究竟怎么用?”

  郑循抬头一看,说出的话一下也落了下来,眼前,哪还有什么身影。

  左右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手上的袋子,郑循背后一阵冷汗升起。

  这青天白日的,也不知道是见神了还是见鬼了。

  江沿县只是一个普通的六线小县城,郑循在县城租的房子在县城的边缘,一栋八楼天台上,用铁皮搭建的屋子。

  郑循回到住房,便将报应袋拿了出来,上下左右的翻了翻,却看不出这袋子和普通的布袋有任何的不同。

  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的布袋。

  “呵呵……呵呵……”

  有些神经质的笑了两声,郑循便将布袋随手扔了出去。

  好歹也是一个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自己怎么竟然会相信这样的事情。

  心中这样想着,他却没有看到报应袋在他随意的扔下时,袋口正好对着屋子中的一根凳子罩了下去。

  “叮铃铃,叮铃铃……”

  在床上失神的躺了良久,一个电话终于让他从这样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打开手机,是以前初中的同班同学。

  “喂!”

  “郑循,我,张召伟。”

  听了一下,郑循便知道了张召伟打来电话的目的,要他今晚去参加一个初中的同学聚会。

  郑循这几乎是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因而想也没想的便要拒绝。他一年前也参加过类似的同学聚会,这样的同学聚会早已经变了性质。

  何况他如今不仅是失恋又已经失业了,只要往那一坐,就已经是没脸。

  但张召伟却十分执着,郑循说了几下拗不过他,也只得答应了下来。

  ……

  海天大酒店,便是郑循他们同学聚会的据点。

  酒店之中,跟着几个看似成功的‘成功人士’走到了二楼,郑循便来到了一个包间前。

  推开门,阵阵喧闹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同学聚会已经开始了。

  “郑循,你可来晚了啊!”

  一个同学站了起来,看到郑循便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说道。

  “迟到罚三杯。”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