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他的脑袋上全部是血,手腕上铮亮的手铐,让他意识越发模糊起来。

  “我这是在哪,我是……叶宁?”叶宁整理着脑袋里的记忆,有些恍然,“我竟然没死。”

  他只记得在太平洋上,为了击杀世界级毒贩,自己潜入了游轮上,却没想到那是一个陷阱,游轮爆炸,而自己粉身碎骨,如今,自己竟然重生了。

  “竟然舍得花费几十亿美金的代价杀我,到底是谁……”叶宁动了动手腕,手铐撞击在椅子上,咔咔作响。

  “醒了?为个三陪小姐都能拼死拼活,真不愧是最强败类。”一个警察见叶宁醒了过来,抬了抬眼皮,看着叶宁一头的血已经干了,将记录表丢到他面前,哼道,“签字吧,叶大少爷。”

  叶宁抬头看了一眼,那警察的眼神里满是鄙夷。

  从记忆中得知,这具身体的主人叶宁,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在这天海市已经是出了名的败类,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却是不学无术,让人看不起,为了争夺一个小姐的初夜,他跟别人大打出手,被人用一个酒瓶子敲破了脑袋。

  他苦笑一声,自己竟然重生在这样一个败类身上,修罗的威名啊。

  “哒哒哒。”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踩了进来。

  “慕小姐你来了!”收起了记录本,那警察忽然声音亮了起来,显得十分激动,连呼吸都忍不住急促了起来。

  叶宁转头一看,眼前的女子,可以说是倾国倾城,柳叶一般的细眉微微蹙起,略施粉黛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更为地有气质,头顶盘起长发,看着就十分干练,此刻那双眸子里,除了失望之外,还有愤怒。

  “嗯,我来接我未婚夫回去。”慕迎雪看了叶宁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似乎未婚夫这三个字,让她觉得恶心,她直接将那警察的记录本上签了字,语气冰冷,“现在人可以带走了么?”

  “可以了可以了,慕小姐您慢走啊。”那警察讪讪笑着,给叶宁解开了手铐,顿时变了一张脸,嘴里嘀嘀咕咕的话,只有叶宁才听得到,“真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

  叶宁没有说话,跟在慕迎雪身后,他没想到,叶宁这个纨绔败家的废物,竟然有一个如此貌美的妻子。

  眼前的慕迎雪,父母都已经因病去世,因为她的父母与叶宁的父母关系不错,甚至之前那些医药费都是叶宁父母出的,慕迎雪父母为了报答叶宁父母,就答应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叶宁,哪里知道叶宁竟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叶宁啊叶宁,做人做到你这份上,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叶宁心中暗道,他现在是修罗,取代了叶宁的身体,只是这具身体的过去的“辉煌”,也都算到了他的身上,他苦笑着摇头,“看来必须得改变一下。”

  他知道,陷害自己的人,肯定不简单,这是国家SS级任务,知道的人都不多,更何况能详细知道自己行踪的,既然老天让自己重生,那就不能浪费这次生命。

  “你回去吧,我还要去公司处理事情。”慕迎雪头也不回,似乎这种事情她已经做多了。

  她钻进自己的车里,才微微转头看向叶宁,凝望着他的眼睛,缓缓道:“还有一年时间,我会把自己交给你。”

  说完,她轰动油门,汽车像一道闪电一般离开,似乎呆在叶宁身边久一点,她就会觉得恶心。

  叶宁看着汽车离开,什么话也没说,三年之约,如今已经过去了两年,慕迎雪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到了叶家,答应为叶家集团工作,三年之后,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叶宁,履行他父母的承诺。

  按照记忆中的地址,叶宁打车回了叶家,刚走进大门,一根鸡毛掸子就横飞了过来。

  他目光顿时冷冽起来,探出手一握,直接挡住了这偷袭,抬起腿,差点就一记鞭腿过去。

  “好你个叶宁,胆子肥了,还敢还手!”一声大吼,差点把叶宁的耳膜给轰破,他收住腿,转头见是一个美妇,约莫四十多岁,因为保养得好,看起来跟三十多岁一般。

  “妈……”喊出这个字,叶宁只觉得身子一颤,从小是孤儿的他,哪里有机会喊这样的字眼,而如今他重生在这叶宁的身体上,突然多了父母,让他一时有些不习惯。

  洛芙眉毛挑了挑,见叶宁一头的血迹,也是吓了一大跳,她悄悄看了看叶宁身后,皱眉道:“迎雪没有一起回来?”

  “她回公司了。”叶宁苦笑一声,那个慕迎雪对自己的厌恶还真不是一点点啊。

  “哎哟,我的宝贝儿子,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妈都心疼死了!”听着慕迎雪没回来,洛芙立马换了一副表情,脸上的心疼丝毫不掩饰,一双眸子里,泪光闪闪。

  她以为慕迎雪也回来了,所以想用用苦肉计,让慕迎雪不要生气,可一看到自己的儿子满头的血,她这颗心都要碎了。

  “疼不疼?”洛芙红着眼睛,声音都有些哽咽。

  “不疼。”叶宁笑了笑,心底似乎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丝丝暖流渗透进去,身为修罗的他,除了任务还是任务,常年在战场上厮杀,成就杀神修罗的威名,心早已经坚硬如铁,可见洛芙那关爱的表情,他也感觉到了丝丝的温暖。

  “你这孩子,就不能让人省点心么,家里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干嘛去外面……”洛芙拍打着叶宁,又生怕弄疼他,一双泪眼婆娑,“等迎雪回来,你好好跟人家道个歉,这么好的儿媳妇,你要是让她受委屈,我这个当妈的都不帮你了!”

  “还不都是你惯的!你看看他现在这副样子,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啊!”忽然,从大厅里走来一个男子,中等身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手指着叶宁,怒斥起来,“我叶如山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

  “叶如山!你再敢骂我儿子一句,晚上就给我滚去睡书房!”洛芙顿时发飙,护着叶宁,好似一只母豹子护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叶如山顿时怔住,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咽了进去,手指着洛芙,半天才哼了出来:“真是慈母多败儿啊!”

  “爸,妈,你们别生气了,过去是我不对,太不懂事了,从今以后,我会改正的。”叶宁笑了笑,开口道,“等迎雪回来,我会跟他道歉,你们不要吵架了,气坏身子不好。”

  叶宁一开口,洛芙和叶如山顿时吓住了,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会说这样的话了?

  洛芙走到叶宁身边,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有些担心起来:“叶宁,你是不是被打坏脑子了,别吓妈妈啊。”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