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驳狼藉的大殿之中,池湘君靠着墙壁,捂着腰间的伤口,血顺着手指缝不断的落下来,她却恍然未感到疼痛般,只是死死的盯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

  萧云鹤薄唇轻抿,深红液体自剑身滑落。

  他一步步逼近池湘君,直到她退无可退:“说,为何要下毒杀害湛儿!池湘君,难道因为湛儿是太子,你就连一个五岁大的孩子都不肯放过吗?”

  池湘君一袭红衣似火,跪卧在地,她抬起头:“此事并非臣妾所为!”

  她的身子不住的打颤,十指因为疼痛而深深嵌入墙壁之中,指缝间淤起血来。

  萧云鹤站在原地,持剑的手并未因为池湘君的话而放下,他的另一只手上攥着的,是一卷书信,里面字字句句,皆写着池湘君和下毒丫鬟之间的对话。

  听见她的话,站在一边极尽柔媚的女子宋如烟朝着他们走来,话语间带着哭腔:“湘嫔,若是你恨我夺了你的皇后之位,便恨我一人便是!为何要害死我的湛儿?”

  “我没有!”池湘君大喊道,“我从未害过你的孩子!皇上,你要相信我!”

  看着她这般凄惨的模样,萧云鹤的眼神有些动摇,十年,他虽从未爱过她,但池湘君的为人他却是看在眼里。

  思考间,宋如烟却身子一软,跌进他的怀中,一张俏脸苍白的可怕:“皇上,湘嫔与下毒之人的信笺就在皇上手中,毒药也在湘嫔房中找到,皇上还在犹豫什么?您要为我们的孩儿报仇啊!”

  “皇上,湛儿才五岁,他还什么都不懂,您还没有好好的抱过他,他就再也不会开口说话了!皇上,臣妾是一个母亲,失去自己的孩子,会有多么心痛,您不知道吗?”

  宋如烟的每一声控诉,都仿佛砸在萧云鹤的心上,萧云鹤恍惚间想起自己昨日还见到湛儿穿着虎头鞋可爱的模样,却在一夜间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他的眼神瞬间变得冷漠起来。

  看着萧云鹤冰冷的眼眸,池湘君的神色从恳求慢慢变成了绝望,但她不死心,想求一个答案:“萧云鹤,十年来,你有爱过我吗?”

  十年来,她帮他夺取皇位,清除异己,付出了一切。

  萧云鹤沉默不语。

  池湘君忽而笑出声来:“呵,原来到头来,竟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她扶着墙壁,挣扎着站起身来:“好,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看在我与你夫妻十年的情分上,我求你一件事。我们的孩子,你要帮我留下他……”

  “不行!”

  还未等萧云鹤开口,宋如烟便尖声打断了她的话:“你害死了我的湛儿,想这么轻易的死,我才不会让你如愿!皇上,她害死了我们的孩儿,我也要杀了她的孩子!一命抵一命!不,要比我的湛儿还要痛苦百倍千倍!”

  话音刚落,就见宋如烟身边的嬷嬷将在床上睡着的孩子抱过来,交到了宋如烟的手里。

  宋如烟冷笑一声,接过襁褓中的孩子高高的举过头顶。

  池湘君满脸恐惧:“不要,宋妃,即便你再如何恨我杀了我都可以,可孩子是无辜的!”

  她扑上去想要抢回孩子,可失血过多的身躯体力不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她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孩子,扭动身躯朝萧云鹤爬去,用她沾满鲜血的双手抓住萧云鹤的衣襟:“皇上,求您救救我们的孩子!我不恨了,也不怨了,只要你放过我们的孩子,我可以立刻去死!”

  萧云鹤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宋如烟,嚅动了几下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终归没有说出口,挥手打掉了池湘君的手。

  宋如烟得意一笑,媚眼如丝的看着池湘君,忽而孩子重重的朝着地上砸去!

  “住手!”

  “啊!!”

  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殿堂中,宋如烟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推开,踉跄数步,松开了手,孩子垂直的落了下去,一声声响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没了气息。

  萧云鹤原本想要接住孩子的手悬在半空中,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楚,上前想要抱起孩子,眼前却是一片血红,池湘君拦在他的面前,全身浴血,宛如罗刹。

  “萧云鹤,宋如烟!你们不得好死!”

  池湘君垂下头,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浑身冰冷的婴儿,声音低沉的可怕:“萧云鹤,我说过,我不求活下来,只求你保护这个孩子,你不成全。”

  血顺着池湘君的嘴角流下,她忽而流露出诡异的笑容,“你记着,我以此命起誓,哪怕是再无轮回,我也要你拥这万里江山却享无边孤独,看你与所爱之人相遇却不可相聚,生生世世,永无休止!”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