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子脱了,躺床上!”落地窗畔,容安戴着蓝色口罩,穿着白大褂。

  “你是我的主治医生?”陆锦卿微微蹙眉,她的名字,她山泉一样静美的眼睛,和他生命里的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容安的医术,全球闻名,陆家出重金请了很多次,她才肯上门治病。

  她语声铿锵落地:“若是有所怀疑,从今以后,不要再求我。”

  被称为朋城四公子之首的陆锦卿,从来都是众星捧月,哪受过这等冷漠!

  “把你口罩摘了!”他桀骜专横。

  容安看着他凌驾于众生之巅的尊贵,五年过去了,她以为可以平静面对他,内心不再有任何波澜。

  但是,在见到他的第一刻起,她仍然会心情起伏如海潮汹涌。

  “陆先生,你是看病,不是看我。”容安深呼吸了一口气。

  陆锦卿将骨节分明的手指,放在了他的皮带扣上,“你来脱!”

  混蛋!容安在心里骂了一句,但嘴上还是彬彬有礼:“陆先生,这不属于医生的工作范畴。”

  陆锦卿薄薄的唇瓣,抿起了弯弯的弧度,“合约上第38条,我有权要求有利于治病的任何条件。如果你想毁约,赔偿我一亿美金。”

  奸商!容安气极,恨不得给他一巴掌!

  陆锦卿还将合约拿给她看,容安读道:“事成之后,甲方付一亿美金给乙方。反之,乙言赔偿一亿……”

  该死的!他们想钱想疯了,将她给卖了!

  “好,我给你脱!”容安恼怒的去扯他的皮带扣。

  西裤滑落于地面,她见过他很多次这个部位,他们曾做过那么多亲密的事情,但还是心跳加速了。

  “哪儿病了?”她故意用冷漠疏离的语气,掩饰自己。

  陆锦卿眼神不悦:“不是都写在病历上了吗?”

  容安双眸直视着他:“作为医生,必须当面再问诊。”

  “不孕不育症。”陆锦卿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

  容安继续问道:“勃起功能有障碍吗?”

  她戴着专用的橡胶手套,手上拿着一根金属棍,拨弄了他一下,结果,没反应。

  虽然是专业医生问诊,他还是感觉到了她赤果果的蔑视和嘲笑。

  容安轻笑了一声:“看来,陆先生的性福生活堪忧啊!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呢?你干嘛,你放手……”

  他白皙修长的一只大手掌,握住了她的小手,覆盖在他上面,哪怕是隔着一层医用橡胶,容安也感觉出来,那儿的热度和脉搏的跳动,还有,膨胀起来的变化。

  “你……”容安心惊肉跳的想抽回手。

  陆锦卿的大手压制着她的手,她的小手像是三明治,被他的大手和他那个热烫的东西夹在了中间。

  她着急的想缩回手,摩擦之间,那种炙热的感情,更加强烈。

  不管他要做什么,容安都只想马上离开。

  思绪,已经回到五年前那天。

  浪漫的西餐厅里。

  容安开心的应约而来,今天是她和陆锦卿一周年结婚纪念日。

  他在电话里说,有重要的事情和她说。

  正好,她也有惊喜要告诉他。

  “我们离婚!”陆锦卿语声凉薄无情。

  梨涡浅笑的容安,脸上瞬间僵硬。

  过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她双眸焦灼的凝视着对面的男人:“你在开玩笑?”

  “容安,你知道的,我从不开玩笑。”陆锦卿矜贵、冷酷、说一不二。

  容安的双手慢慢的握紧,指甲掐进了掌心,也浑然不觉得痛。

  陆锦卿递给了她一张空白的支票,“金额任你填,唯一的条件,签字离婚。”

  容安看着他的手,白皙干净,属于贵族公子哥的桀骜和放肆,这双手,也曾在夜在里抚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现在,他不要她了!

  她脸色苍白如雪,机械的接过空白的支票。

  她没有填写金额,倒是一手撕的粉碎。

  陆锦卿的脸色微微一变,剑眉微蹙,冷酷无情的说道:“你若不签字离婚,整个容家都会在这个城市消失。”

  “为什么?”容安的语声哽咽。

  陆锦卿站起身来:“我给你一天时间。”

  修长的腿迈开,他很快消失在她的眼前。

  容安追了出去,她看见他的那辆高级豪华轿车里,一个女人和一个男孩望着他笑得正甜。

  他出轨了?

  容安像是风一样的冲到了他面前:“陆锦卿,他们是谁?”

  约莫五岁左右的小男孩,那面容长的和陆锦卿极为相似。

  这一刹那,几乎是抽干了容安所有的力气,这是他的私生子吗?

  轰隆一声,她犹如被雷劈了!

  难怪了,他要离婚了!

  不出所料,车上那个妩媚漂亮的女人,是他的前任女朋友吧!

  男人,果真是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东西!

  “他是你的儿子?”容安摇摇欲坠,她扶着车身,试图能得到一个答案。

  陆锦卿只是淡淡的垂眸:“容安,我们去年结婚,不是因为爱情而结合。现在离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我问的是,他是不是你的儿子?”容安情绪失控,满脸泪痕。

  她痛的无法呼吸,恍恍惚惚中,没有听到陆锦卿的声音。

  容安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世界里,再也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从车身慢慢的滑落到了地上。

  她抱着双膝,哭得撕心裂肺。

  陆锦卿吩咐司机将车先开走。

  他蹲低身体:“容安,你才22岁,你将来也会有自己的孩子,等到了那个时候,你会理解我今天的作法。”

  “陆锦卿,我恨你……”容安望着他,哭得泣不成声。

  他想说话,终是欲言又止。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