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里的谩骂声以及摔东西的声音,已经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俞梦媛自认为这一生最大的失败,就是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嗜赌的父亲,极端的母亲,附带一个不争气的弟弟……

  她麻木的起身,走了出去,客厅里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她砰一声带上房门。

  她什么时候出去和她为什么出去,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

  沿着僻静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行走着,走到一棵凤凰树下,她盯着满树的凤凰花,每年的五月都会盛开的像一支燃烧的火把,把整个城市照得红彤彤。

  “啊……”

  寂静的四周,蓦然传出一个男人粗重的吼声,她疑惑的四处打量,在百米外的地方,有一辆车隐没在黑暗中,车里似乎有个人但因为距离较远,看不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好奇心的驱使,她亦步亦趋的向那辆车靠近,即使周围一片漆黑,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到这个男人有一张刚毅英俊的脸,只是……

  他好像很痛苦,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在月光的照射上,闪着莹莹的光芒。

  “先生,你怎么了?”

  透着车窗,她探头轻声询问,心里估摸这个人是不是什么疾病发作,比如,阑尾炎,心脏病,高血压,心肌梗塞……

  “帮帮我……”陌生男人深邃的双眼紧紧凝向她,脸上的表情愈发痛苦。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她怎么帮,但她还是同情心泛滥的点了头:“好,怎么帮?”

  “进来!”他的声音仍然很粗重,额头上的汗珠已经呈直线下滑,看着他如此痛苦,俞梦媛毫不犹豫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先生,是要我帮你把药找出来,还是帮你打电话联系家人?”

  她迅速抽出纸巾,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指尖刚一触碰他火一样的脸颊,他立马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车座上……

  “你干什么?放开我!”震惊之余,俞梦媛脑中轰的犹如炸开般,瞬间一片空白!

  男人像是没听到般,不管她怎么抗拒和推搡,都无法阻止他撕扯她衣服的双手,眼看清白不保,她拼命的大喊:“救命……”

  那一声救命刚溢出口,男人炽热的唇就压了上来,他紧紧的按住俞梦媛的双手,像一头被囚禁的野兽,不管她是不是泪流满面,只想泄了身上所有的火!

  终于挣扎到筋疲力尽,男人移开唇,俯身在她耳边重重的说:“不要喊,我被人下了药,你帮我,要什么我都给你!”

  “唔……”

  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他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嘴里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四周再次恢复了最初的宁静,男人在黑暗中愧疚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你想要什么补偿?”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了他脸上,俞梦媛迅速穿好衣服奔向茫茫夜色中。

  身后隐隐传来男人的呐喊:“对不起,我叫叶旻睿……”

  叶旻睿,俞梦媛记住这个名字了。

  回了家,战争终于停止,满屋一片狼籍,母亲宋秋莲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见她推门而入,把头一撇视线移向了别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