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T?你要哪一种?”药店大妈鄙夷地瞄了眼稚气未脱的童瞳,“杜蕾斯?杰士邦?多乐士?诺丝?粉色的?紫色的?蓝色的?透明的……”

  “……”童瞳一呆,小脸各色变幻,真是大开眼界——这玩意还有这么多讲究?

  难不成男人带那玩意儿还能带出朵花来?

  “大号的?中号的?小号的?特小号的?”大妈眼皮都不抬一下,非常敬业地介绍,如数家珍。

  “普通的?薄的?超薄的?波纹的?颗粒的……”

  瞪着傻呆呆的童瞳,大妈终于知趣地停下来,顺手拿了一盒:“这款行不?”

  “嗯嗯。”甩出张五十大钞,童瞳涨红小脸,使出洪荒之力,一把夺过大妈手中的多乐士,落荒而逃。

  守在店外的白果儿,含笑迎上童瞳:“瞧,这是曲白进酒楼包间的照片。”

  手机屏幕上,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背影正走进酒楼包间。

  “2808号房?”童瞳眼睛一亮,嘿嘿干笑,“Ok!本姑娘先喝点小酒壮壮胆,天一黑就去履行我的十八岁成人礼,嘿嘿……”

  龙腾大酒楼。

  2808号房,一袭白衣白裤的修长男人正倚窗而立。

  夕阳最后一丝余晖渐渐没落海平面,让他清俊冷凝的面容敷上一层薄薄的暗红光晕,浮上淡淡疏离之感。

  此行来洛城,非他所愿。

  颇有规律的敲门声打破室内的宁静,随即传来错愕的声音:“二少,天都黑了,怎么不开灯?”

  似乎没听到有人说话,曲一鸿悠然踱到酒柜旁边,拿出一瓶浓香香槟,倒进晶莹剔透的高脚杯,眯着眼细品酒香。

  他喜欢这微熏的感觉……

  没等到回应,门口再度传来小心翼翼的声音:“太太说,她和这里的专家打过招呼了,希望二少能让专家看看。如果可以,我现在让专家过来……”

  “尹助理,你这月的奖金减半。”曲一鸿慢悠悠地小饮香槟。

  “……二少当我什么也没说。”

  门口终于恢复平静。

  手里的香槟似乎忽然间就没了味道,缓缓放下高脚杯,曲一鸿淡淡扫视酒柜——品种繁多,但没一样适合他现在的心情。

  刚刚获得平静,门外再度传来脚步声,随后停在他门口。

  “我说了不需要……”他不悦的声音嘎然而止。

  他清晰地闻到门口传来淡淡的酒香。不用看,他都知道来人不是尹助理。

  再给尹助理十个胆,他也不敢出差时在他曲二少面前喝酒。

  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来干扰他的清静?

  扶着脑袋,童瞳头晕眼花地打量着门框上的门牌,伸着小指头,一一念过去:“2——8——0——8。”

  哈哈总算到了。

  曲白,等着本姑娘扑倒哈哈……

  走进屋子,童瞳贴心地关紧房门。

  “嗨——”童瞳绽放自以为美丽无敌的纯真笑容,一脚高一脚低地往里走去,“曲大哥,开灯啊!”

  只可惜原本想借酒壮胆,谁知一不小心就喝大了,走路有点摇,眼前有点晃。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