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乱的床铺,狼藉的大床,四周的环境清晰的告诉她身处何地。

  皱巴巴的衣服丢的到处都是……有些是她的,但爱马仕的皮带,做工精致的衣物……竟然都是男士的。

  夏叶星一时间顾不得自己疼的要爆炸的脑袋,努力回忆昨晚的情形。

  昨晚……

  她只记得温紫熏递给她一杯鸡尾酒,后面的记忆就模糊了,只记得很热……热的她紧攀着男人不放……

  男人!

  夏叶星脸色大变,翻身坐起来。

  全身又酸又痛,像被拆开重装过。

  她顾不得去想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离开。

  “砰!”

  房门猛然被人大力推开了,一群记者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拿着长枪短炮将她包围,镁光灯连闪,将她的狼狈全拍了下来。

  “夏小姐,请问您跟帝尊集团的太子爷是什么关系?”

  太子爷?

  夏叶星的记忆在一瞬间电光火石……

  昨晚是顾氏集团的季度晚宴,她陪同顾墨琛一起出席,遇到了好友温紫熏,跟对方一起聊天喝酒。

  夏叶星对自己的酒量很清楚,一杯鸡尾酒而已,不至于让她醉的这么厉害。

  而且还跟神秘莫测的帝尊集团太子爷……

  记者们的提问的声音让夏叶星的头越来越疼,心中的恐惧也像水滴般扩大。

  “夏小姐,你认为此次开房事件对你的公众形象会不会有影响?请问你跟太子爷是包养关系还是一夜情?”

  “你脚踏两条船未婚夫顾少知道么?你们都要结婚了却做出这种事,有没有想过顾少的感受?”

  “请你给大家一个交代。”

  尖锐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也有忍不住直接开骂的,“真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夏家的家教也太差了。”

  另一个人尖酸的说道,“说不定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跟拖油瓶谈什么教养。”

  “有顾少这样出色的未婚夫,居然还偷人?真是不知羞耻。”

  “夏小姐,你装死是没用的,开口解释一下吧,偷人是不是特别有快感?”

  难听的问题不绝于耳,像是利剑一样直刺夏叶星的心口,让她难以招架。

  她只能拼命摇头,“我没有,请你们离开。”

  “逃避是没有用的,夏小姐,请你解释一下自己做过的丑事。”

  眼前的夏叶星衣衫凌乱,暴露的手臂上星星点点的吻痕,根本就是刚鬼混完的模样。

  记者们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你们走开,不要拍照。”

  记者们仿佛苍蝇一样围上来,夏叶星挥舞着双臂,难以突围。

  层层包围下,帝尊酒店的公关经理终于出现。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