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

  淫靡浪荡的呻吟,在寂静的别墅内,连续不断地响起。

  “阿琛,你……你好棒……”

  “……”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吼,此起彼伏,扰乱了皎洁的月光笼罩下,那寂静的深夜。

  沈意从出租车上下来,精致的脸上,满是倦容,绕过小树林立的庭院往屋内走去,秋风带来的凉爽让她席卷上来的困意被一扫而光。

  进了屋,她习惯性地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跟着往楼上走去。

  淫靡的声音,开始撞击着她的耳朵,她有些反感地蹙起了眉头,下一秒,又归于平静。

  漫不经心地喝着水,神情如常地推开了身边并没有关紧的房门。

  “啊——”

  呻吟声被女人惊呼的声音所取代,床上交缠着的男女,停下了动作,视线一同朝她看了过来。

  沈意淡定地打开了房间的灯,天花板上垂着的水晶灯照亮了床上的男女,因为她的出现,停止了挥洒汗水的动作。

  沈意淡淡地一笑,目光扫向床上紧紧地揪着被子,躲在男人身后恐慌地盯着自己的女人。

  她勾唇一笑,漫不经心地撩拨了一下额前散乱的刘海,继而将目光移向床上同样赤着上身的男人。

  “呦,琛少,今天又换口味了?”

  相比起那个女人的惊慌,男人由始至终都是一副冷清的模样,面对沈意的脸,唇角勾着一丝嘲弄。

  喝完手中的水,她慢条斯理地走向房间里那张带着田园风格的布艺沙发上坐下,双脚交叠着,眼尾一挑,重新扫向床上的男人。

  他的目光又冷又深,那种冷,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就是这样拉开了一段距离,她依然能从他身上感觉到那种彻头彻尾的冰冷。

  男人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并没有因为沈意突然的闯入而改变面容,声音淡漠:“沈家教出来的女儿连这点教养都没有?不知道进房要先敲门吗?”

  他的声音,淡淡的,目光清冽。

  面对他的问责,沈意淡笑着挑了挑眉,“我没听说进自己的房间还要敲门的。”

  她的表情,由始至终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让床上的男人,多了几分烦躁。

  “不过,早知道琛少你看中了我的床,礼貌上,我是该敲下门,不过,前提是,你得让我知道这房间有人,不是吗?”

  她伸手,指了指天花板上挂着的那盏光芒四射的水晶吊灯,道:“下次做的时候,开着灯,毕竟,我妹妹不丑,不需要关上灯才能尽兴。”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脸不红气不喘,眼前香艳的画面,对她来说,似乎跟吃饭喝茶没任何区别。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投向男人身边颤颤巍巍的女人,她口中的妹妹,异父异母的妹妹沈昕。

  见她红着双眼,泪光盈盈地看着沈意,明明被“戴绿帽”的是她沈意,可偏偏,反而像是她沈昕受了万般委屈似的。

  *

  “对不起,姐姐,我跟景琛是真心相爱的,求……求你别告诉爸妈,姐姐……”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