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水中央,飘着人褐红的脏器,看起来丑陋又恶心!

  旁边站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大的是个男子,翩翩俊雅,皓齿明眸。

  小的是个四五岁的男孩,粉雕玉琢,漆黑的眼珠明亮得宛若星辰。

  “娘亲,咱们又来晚了。”柳小黎鼓着腮帮子,不高兴的咕哝。

  男子眯了眯眼,屈指在小家伙头顶敲了一下,“刚才叫我什么?”

  柳小黎捂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瘪嘴,“爹……”

  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娘亲明明是娘亲,却非要他叫她爹!

  不理小家伙可怜的眸子,柳蔚在周围探头看了一眼,发现草丛里一个浑身是血,被人开膛破肚的女尸,死不瞑目的躺在那儿。

  盯着那女尸瞧了几眼,柳蔚确定了:“和之前的八名死者一样。”

  柳小黎黑眸圆溜溜的:“还是那个凶手?那凶手也真是有精神呀,从曲江府到富平县,一个月走了半个江南。一路的走,一路的杀,手法每次都是一样,难道就不怕露出马脚吗?”

  “他是在创造自己的风格。”柳蔚淡淡地说:“变态杀人狂有自己的审美意识,他觉得人只有死成这样,才是最美的!”

  柳小黎嫌弃:“可我觉得不美。”

  柳蔚认同:“的确。凶手看来文化程度不高,审美一般,创作手法也比较单一。”

  柳小黎点点头,又问:“爹,我们是先报官,还是继续追?”

  柳蔚舔舔唇瓣:“先吃早饭。”

  “吃什么?”

  柳蔚想了想:“猪血粥?”

  柳小黎皱眉:“爹,小黎刚刚才看了尸体,不想吃猪血粥。”

  柳蔚又说:“猪肠粥?”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