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树下,慕千雪盈盈浅笑地望着前方的几个宫女。

  “咳咳!”一阵急拂而过的春风,慕千雪掩唇急咳了起来,纤瘦的身子随着咳嗽微微发抖,仿佛不堪其负。

  旁边的宫女忙替她抚背,待得止了咳后,关切地道:“娘娘可是冷了?奴婢扶您进去歇着吧。”

  “也好。”只这一会儿功夫,慕千雪脸色瞧着就比刚才苍白了许多。

  正当宫女扶着慕千雪欲退入殿中之时,一名年约十四五岁,身量娇小的宫女满面喜色的奔来,未及行礼,已是急切地道:“娘娘,陛下回来了!陛下回来了!”

  慕千雪一怔,旋即眉眼间浮起重重惊喜之色,“你说什么,陛下归来,出征前不是说要等入夏之时,方才能归来吗?”

  西楚皇帝萧若傲,领兵二十万,出征燕国,皇后慕千雪原以为他要许久之后才归来,没想到这么快。

  宫女喘了口气,满面喜色地点头道:“千真万确,当真是陛下回来了,这会儿已经在万象殿了,想是战事顺利,故而提早归来。”

  “战事顺利……”慕千雪喃喃重复了一遍,欣然道:“这么说来,燕国已被灭?”

  “奴婢不清楚,不过应该是的。”宫女话音未落,慕千雪已是急切地道:“快,夏月,快扶本宫去万象殿。”

  在途经九华池时,意外瞧见徐惠妃站在池边,手中还捧着一盒鱼食,想是来此处喂鱼的,不过这会儿,她正满面惊讶地盯着眼前的宫女,“你说什么,陛下未灭燕国?”

  “确切来说,不是陛下未灭燕国,而是陛下根本没去燕国。”宫女颈边的丁香米珠耳坠随着她的话微微晃动。

  徐惠妃听得一头雾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说清楚一些。”

  “陛下领兵出了京城之后,便立刻改变了行军路线,因为陛下严令封锁这个消息,故而未曾外传。”

  徐惠妃点头之余,又有浮起新的疑问浮上心头,“既然陛下未灭燕国,那这得胜归来的消息又是怎么一回事?”

  宫女瞅着她,结结巴巴地道:“陛下是得胜了,但……灭的……不是燕国,而是……而是……”

  徐惠妃等了半晌也不见她说下去,催促道:“而是什么,你倒是快说!”

  “南昭国!”听得这三个字,徐惠妃双手一松,沉香木盒子脱手落在地上,盒中的鱼食撒了一地。

  对于这一切,徐惠妃连看也未看一眼,只死死盯着宫女,下一刻,她厉声喝道:“你胡说什么,南昭乃是皇后娘娘母国,陛下又最是爱生皇后娘娘,岂会挥兵南昭?”

  宫女急急道:“奴婢没有胡说,娘娘知道,奴婢表哥是陛下的近身侍卫,他说,从一开始,陛下打算的,就是灭南昭国!”

  宫女的话,令徐惠妃娇艳如玫瑰的双唇在这一刻褪尽所有颜色,春日阳光下苍白如蜡,好一会儿,她方才从震惊中缓过来,涩声道:“陛下为何要这么做?”

  宫女摇头道:“这个奴婢也曾问过表哥,可惜他并不知道,只知这一切都是陛下亲下的命令,包括……屠城!”

  听到这两个充斥着浓重血腥气息的字眼,徐惠妃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与此同时,耳边突然传来惊慌的呼声,“娘娘!娘娘您怎么了?”

  徐惠妃匆忙转头看去,只见夏月二人满面慌色地扶着跌坐在地上的慕千雪,后者双目紧闭,面如金纸,甚是吓人!

  看到慕千雪,徐惠妃脸色瞬间变得比刚才更苍白,匆忙奔过去,她比夏月二人冷静一些,见到慕千雪昏迷不醒,当即用右手拇指用力按着她的人中穴。

  在她的按压下,慕千雪缓缓睁开了双眼,徐惠妃暗自舒了一口气,对身边的宫女道:“绢儿,立刻去请太医过来!”

  绢儿应了一声正要离去,却被人拉住了衣裳,拉住她的不是别人,正是慕千雪。

  徐惠妃脸色一变,忙道:“娘娘,您虽然醒了,但还是让太医看看好一些。”

  慕千雪没有理会她,只一昧盯着绢儿,颤声道:“你……刚才说,陛下灭了南昭国,并且亲自下令……屠城?”

  绢儿不敢回答,向徐惠妃投去求救的目光,后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哪有这样的事情,娘娘定是听岔了。”说着,她对同样满是疑色的夏月道:“还不赶紧扶娘娘回永德宫!”

  慕千雪的目光在徐惠妃脸上缓缓扫过,下一刻,两滴泪水悄无声息的自眸中滴落,“看来……我并没有听错!”

  “不是,娘娘您……”不等徐惠妃说下去,泪痕未干的慕千雪已是就着夏月的搀扶艰难站了起来,咬着牙道:“去万象殿!”

  一听这话,徐惠妃连忙阻止,“臣妾刚才已是说过了,陛下他并不曾灭南昭,娘娘还是先回永德宫歇息为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