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茫茫大雪,卫青岚却躺在湿冷的火炕上。

  一个身穿银貂的男子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火炉,拧起眉头。

  “你这屋子里的人都干什么去了?这炉子都快灭了。”

  卫青岚看着这个爱了十多年的男子,露一丝苦笑。

  “休书已经签了,府里还会有人关心我这个没用的大夫人么?”

  男子眉头抽动:“青岚,不要乱想!这次卫家的罪是要牵连九族的!如果我不签休书,不说齐王府,连咱们的孩子都难逃一死!”

  卫青岚长长舒了一口气,“齐长风,你我三岁就认识,三十年了,我还会不了解你?是谁教你的,出来吧。敢做就要敢当!”

  “姐姐,果然聪明!”一个女子推门走了进来。

  “萧雅。”齐长风立刻站了起来,“你进来干什么?”

  萧雅冷哼:“长风哥,我不能让青岚姐姐指责你!若不是你这么多年的偏袒,她岂会在齐王府越来越嚣张?连老夫人都被她赶走,死在了庙中!如今,你还要姑息吗?”

  齐长风眉头锁着,左右为难。

  卫青岚惨笑一声。

  被自己赶走?明明是齐长风的母亲得了病,她将母亲送进庙中静养,否则根本活不了最后安详的三年!

  “青岚姐姐,你生在百年神医的卫家,所有人都把你捧在手心中。可如今……”萧雅嘴角勾起,“你连卫家也保不住了!”

  什么叫做保不住?卫青岚凤眼瞪向萧雅!

  可怜人自有可恨之处!自己就是那个可恨的人!

  萧雅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自己帮她的,不然就凭她能成为天竺门的首席大师姐?

  ▲▼

  此刻突然听到,铛铛铛打更的声音。

  萧雅嘴角翘起:“听,午时了!今天的午时三刻,卫家所有老小,都要在午门斩首示众!”

  “什么!”卫青岚全身一抖,“齐长风,告诉我,真还是假?”

  齐长风不敢与卫青岚对视。

  卫青岚浑身颤抖,“齐长风!我十岁,你高烧,差点死去,是我跪在祖父面前求得卫家的灵药救你!我十五岁,你父亲不过只是大将军,身负毒伤,是我求师父给你的甘露水!二十岁,边关百余人中了热毒无人敢靠近,是我与你去了边关,冒险救了所有的将领,你们齐家才有了今天的荣光!”

  齐长风双手紧紧握拳。他知道卫青岚对自己的恩情。可如果牵扯进卫家的事里,齐家上上下下都逃不了啊!

  “够了!这一次,完全是因为你们卫家咎由自取!仗着盛宠,竟然敢干涉立储君的大事儿!你们既然选择帮助十五爷,当今皇上登基能不除掉你们卫家吗?”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