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自己是个大笑话

  深夜。

  A市黄金地段的冷家别墅中。

  白依依无力地环视了一眼豪华的有些梦幻的偌大客厅,感觉陌生又揪心。

  家!

  这是自己和冷云天呆了一年之久的家。

  白依依嘴角溢上一抹无奈。

  她收起今天的报纸,报纸上自己的丈夫冷云天正美人入怀。

  这样的花边新闻,报纸、杂志甚电视上时不时就会有。

  白依依早已经习惯。

  她无力地依偎在沙发上,拢住了双腿,收回涣散的眼神,一窜冰冷的液体从眼角不自觉地滑落。

  门外响起了依依再熟悉不过但是却让她足够方寸大乱的沉闷脚步声。

  白依依快速地拭去眼角的泪滴。

  他说过他最讨厌女人哭。

  要是让他看到自己流泪,又该不高兴了。

  白依依不由自主地直了直脊背。

  门开了。

  客厅里骤然地变得安静,静的可以听到他有些凌乱的呼吸。

  白依依转过头,看到了那张好看的张狂,却冷的出奇的脸,清冷的眸子里有着微微的醉意。

  他又喝酒了。

  白依依不由得一阵胆颤。

  一年来他虽然是自己的丈夫,但却像是这个家里的过客。

  他总是不定时的来,每次他的到来对白依依来说都是一场心理和身体上的劫难,而醉酒后的他更会把这种对白依依的劫难发挥到极致。

  他的到来,让七月里的白依依感觉从心底升腾出阵阵的寒意。

  “你……回来了?”白依依怯怯地问道。

  冷云天蹙了蹙眉没有回答。

  他优雅地甩掉鞋子,解开衬衣上的纽扣,精壮结实的小麦色胸膛露出大半。

  “过来!”冷云天似乎很不满地看着依旧定格在沙发上的白依依,“难道没看到你的丈夫回来吗?”

  依依起身,讷讷地上前。

  还没完全靠近他,已经被他一把扯了过去。

  紧紧被他束在胸前,她嗅到了他身上的酒味儿都掩盖不了的香水味。

  白依依咬了咬唇,心里针扎般疼痛。

  报纸上说那个幕彦夕最近和冷云天走的最近,这个女人恰恰是白依依的大学同学,而且关系不错,早就听说她有着不可估量的政治背景。

  他带着她出入各种重要的场合,连依依都觉着她才应该是冷云天正牌儿的女人,而自己只不过是个大笑话。

  妻子在家独守空房,丈夫在外彩旗飘扬。

  白依依的脑中又想起了那个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丈夫怀里的女人,他们亲昵的照片几乎占据了报纸的大半个版面。

  白依依不是木偶,她看到这些的时候,会心痛的窒息,但是她没有,从来没有在冷云天跟前吵过闹过。

  不是她不敢,而是她有自知之明,这个婚姻于他于自己而言,只是个名存实亡的幌子而已。

  她这个妻子也许今天,也许明天就会在他的暴怒之下下岗。

  这个在冷云天娶她的那天就丑话说在了前头:“你心里该是明白这场婚姻的来由,别指望我爱你,也别指望你真的可以做我的心里的妻子,当我觉着够了的时候,你分分钟可以不再是冷太太!”

  时至今日,洞房花烛那晚他微醺过后的话还像是刻在白依依心里的深深疮痂,碰一碰就会鲜血淋漓。

  所以,他在外面怎么样,自己这个随时都要下岗的毫无地位可言的妻子有什么好埋怨的。

  看着白依依思维处于游移状态,冷云天嘴角扯上一抹冷笑。

  这个女人总是这么心不在焉吗?

  他没管,手开始隔着白依依薄薄的睡裙不规矩地游荡起来。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