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这个女人本王要了

  “大胆!你们云倾竟敢抗旨!来人!把这几个乱臣贼子给朕拖出去斩了!”

  “皇上息怒……”

  “皇上!万万不可啊……”

  数不清的嘈杂声在雪漫耳边轰鸣,炸得雪漫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极了。她想睁开眼,但眼皮沉重得像黏了强力胶一样,手脚也没有丝毫力气。

  嘈杂声渐渐平息下来,吵吵闹闹的声音变成了谈判的声音,虽然雪漫一时间没有力气,但她的神智已经清明了。

  回想起上官情那个可恶的男人居然敢利用她的信任对她下药,她胸口的怒火就熊熊燃烧!

  “皇上容禀,倾城姑娘本不是我云倾国人,且倾城姑娘行踪飘忽,我们实在难以寻觅。不得已之下,我们才将雪漫姑娘送来夜阑国,雪漫姑娘是云倾国仅次于倾城姑娘的美人,皇上何不等雪漫姑娘清醒之后,相处几日再作定夺呢?”

  金碧辉煌的金銮殿上,一名使臣模样的外邦人苦苦陈情。

  夜阑国皇帝冷哼一声:“朕早就说过,朕要的是倾城,不是什么雪漫。”

  说着,他用鄙夷的眼光看了一眼下方用金笼装着的女子,嗤道:“这女子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妓子罢了,你们休想以次充好!朕的眼睛还没瞎!”

  雪漫纵使睁不开眼,站不起来,可那个恶心的声音她却是听得一清二楚的,顿时在心里怒骂道:你才是妓子!

  众大臣面面相觑,心想这笼中叫‘雪漫’的女子虽说年岁比云倾国第一美人倾城姑娘小了些,但姿色却是不差的。假以时日,这女子说不定比倾城姑娘还美。就是这云倾国送人来的方式吧,让人难以接受了那么一点,直接降低了这女子的身价。

  皇帝为什么不接受雪漫,云倾国的使者心里也是明白的,只叹他们还是低估了夜阑国皇帝,以为雪漫的姿色至少也可以让男人为之痴迷一时的。结果……结果皇帝看都不看雪漫的正脸一眼。

  只是,若他们不用此方式,雪漫怕是也送不到夜阑国来了。现在夜阑国皇帝不要雪漫,他们下一步该怎么走?等雪漫清醒过来,他们就有得苦头吃了!

  这趟来的任务,不止是要保住倾城姑娘,平息夜阑国皇帝的愤怒,还要把雪漫这个烫手山芋给送出去啊!

  正在使者们苦恼眼下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磁性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她,本王要了。”

  使者们惊喜莫名,连忙朝声音来源处看去,然后,脸色通通都变了!

  自称‘本王’,又说雪漫他要了的男人,原来是夜阑国有名的‘残王’,夜王夜陵……他此刻正坐在木头打造的轮椅上,在身后护卫的推动下,缓缓出列。

  使者们各自欲哭无泪:不要啊!虽说雪漫是他们云倾国不要了的,可也不能跟着这么一个残废啊!

  夜阑国皇帝还有大臣们也有些震惊:夜陵终日沉默寡言,三年前就不再参与朝堂政事,怎么今日会一反常态?而且这么多年,他连大婚都不肯,姬妾更是没有,不近女色出了名,为什么突然开口要起一个女人来了?

  满大殿鸦雀无声的时候,黄金打造的金笼里,身穿薄纱翠绿袖裙的雪漫,突然动了!

  雪漫扶着金笼的栏杆,咬牙站起,无力的双腿在她站起之后开始剧烈打颤,引得她浑身都颤抖起来。

  她忍不住低咒一句:该死的上官情!她一定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剔了他的骨,再喝他的血,以泄她心头之愤!

  听了那么久她也算是听明白了,这该死的上官情竟然把她送来了夜阑国,代替了倾城来伺候那个色鬼老皇帝!

  更无语的是,那色鬼老皇帝居然还骂她是下贱的妓子,还瞧不起她不要她!她能爆句粗口么?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嫌弃她了?

  不过,在和上官情算账之前,雪漫先找的是那个敢开口说‘她,本王要了’的无耻狂妄之徒!

  一见雪漫居然站了起来,使者们大惊失色,纷纷后退到一边,以策安全。天呐,临行前皇上说药效会持续一个月啊,足以等他们返回云倾国雪漫才会清醒啊!

  “你这个……”雪漫准备好了大量的污言秽语要‘孝敬’给开口说要她的男人,只是才刚一开头,她就失声了!

  眼前的男人,长相俊美,一双眼睛深不可测,身材颀长,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可算得上是人中之龙。只是……他却坐在轮椅里头,由身后护卫推着轮椅前进。

  雪漫张了张口,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对方是残疾人嘛,她怎么可以欺负残疾人呢?

  “钥匙。”夜陵的轮椅经过使者们身边时,夜陵朝使者们伸出了手。

  使者们面面相觑,讶异于雪漫怎么没有破口大骂,只是盯着残废王爷发怔。而面对夜陵找他们要钥匙的举动,他们都是一脸惊恐:现在打开金笼,不是要他们在这么多人面前撒腿逃跑吗?

  “钥匙。”夜陵再说了一遍,眼中已有不豫。

  夜陵是夜阑国的不败战神,曾是夜阑国最大的神话,手握兵马,朝中武官十之八九是夜陵带出来的将才。

  虽然三年前夜陵患上怪疾,双腿从此无法再行走,也从朝堂退下,但夜陵的余威还在,浑身的气势仍然让人为之心惊。

  几乎是下意识地,掌管金笼钥匙的使者就把钥匙交了出去,等到夜陵‘走’向关着雪漫的金笼时,他才反应过来,拔腿就往殿外跑!

  其他使者们,也不知发了什么疯,都纷纷告辞之后,拔腿跑了个无影无踪。估计等雪漫被放出来的时候,使者们已经各自躲藏完毕了。

  夜陵坐在轮椅上,抿着唇替雪漫将金笼的笼门打开了。

  然后,他朝雪漫伸出了右手:“出来。”

  雪漫下意识就想骂出口说,她现在哪儿还有力气出去,但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她现在很惨,这个男人也很惨啊,如果他没双腿残废,应该会再进来一点拉她出去吧?

  咬了咬牙,雪漫用尽全身力气,撑住打颤的两条腿,以比乌龟还慢的速度朝夜陵伸出来的手走过去。

  终于,雪漫把手放在了那只大手上,刚一吁气,双腿就一软,‘啊’地一声往前栽去。

  夜陵眸光一闪,空闲的左手往上微微一抬,一道劲风就托住了雪漫的身体。不过,这也直接导致了雪漫整个人扑向他。

  “嗳!我、我不是故意的哈!”雪漫像八脚章鱼一样趴在夜陵的身上,轮椅发出了轻微的‘吱嘎’声,她顿时有几分尴尬。

  夜陵看了她一会儿,眼中幽暗不明。半晌后说道:“有点重。”

  雪漫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霍地撑着他的肩膀站了起来,怒道:“我才四十千克不到而已,哪里重了?”

  不过,巾帼英雄没当几秒,雪漫话音刚落,双腿再度一软,‘扑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这一回,夜陵没有用劲风托住她。

  “看来,本王的座驾,该让给你了。”看着气喘吁吁的雪漫,夜陵慢悠悠地说道。

  雪漫怒瞪着他,努力压抑着胸口怒气。她可是看在他是残疾人的份上才一再忍让耶,他居然还一脸嘲讽的样子?

  雪漫忍着怒气可又憋不住露出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那灵动生气的模样,若说和云倾国第一美人倾城姑娘相比,也不会逊色多少。

  之前雪漫被关在笼子里,又是侧躺着的,看不清相貌,所以夜阑国皇帝才会对她不屑一顾,现在雪漫一出笼,浑身散发的迷人气质让人移不开视线,夜阑国皇帝顿时看直了眼。

  “既然……”皇帝想说,既然人已经送来了,他就勉为其难笑纳了,不过,有人打断了他的话。

  “多谢皇上成全,本王稍后带雪漫回玉城。”

  是夜陵。

  夜陵对自己这位皇兄了如指掌,又怎么会让金口玉言的皇帝开口说些不合时宜的话呢?雪漫,之前他皇兄已经当着所有大臣的面拒绝了,而他也已经开口要人,自然不会再有任何变化。

  皇帝脸色一变,也是想起来刚刚夜陵当着满朝文武要了雪漫了,而他也没有立刻拒绝。他看了看雪漫,心里割爱不下,于是就给旁边太监使了个眼色。

  随侍太监立刻明白了,当下就阴阳怪气地开口说道:“夜王,雪漫姑娘可是有倾世之姿的美人儿,又是云倾国送给皇上的人,夜王为人臣子,怎么能抢皇上的人呢?再说……夜王觉得雪漫姑娘会心甘情愿跟夜王走么?”

  一时间,满朝文武觉得太监的话有点道理。一来夜陵不能抢皇上的女人,二来雪漫配夜陵这么个残王也着实委屈了些。

  夜陵淡淡地道:“本王并未抢,是皇上不要,赏赐给本王的。至于她是否心甘情愿,问问她本人不就知道了?”

  冷厉的视线把那太监一射,在那太监一阵哆嗦之后,夜陵收回视线,淡然看向还坐在地上的雪漫:“你是愿意入宫伺候皇上呢?还是愿意跟本王回玉城?”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