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衿闭着的眼睛,右眼皮毫无预兆的跳了下,心底莫名闪过一丝不安。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翻了个身,手腕却毫无预警的被人拉住,然后一个高大的身子随即覆了上来。

  “唔……”

  唇瓣毫无预警的被人吻住,夏子衿睁眸,下意识抓紧了身下的床单,身体变得僵硬。

  莫子潇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俊美异常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忽然恶作剧的用力咬住了那鲜美的唇瓣。

  “嘶……”夏子衿吃痛,一股血腥味在唇腔间扩散开,她睁开眼,对上莫子潇玩味的眼神。

  “够了吗?如果够了,我想睡觉了。”夏子衿脸色苍白,直视着他清冷而帅气的脸庞。

  这两年,他们一直相安无事,可是敏锐如夏子衿还是察觉到了今晚,那个男人的异样。

  莫子潇突然感觉烦躁,大掌捏住她尖俏的下巴,“莫太太,两个月不见,我以为你会想我。还是……你根本早就忘记了自己莫太太这个身份,恩?”

  夏子衿被迫抬头,目光下意识的一扫,看见他今天穿的白色的衬衣,领口上有着明显的红印。

  心脏蓦地停了半拍。

  夏子衿嘴角扯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怎么会?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的结婚两周年纪念日,我一直都记得。”

  “想怎么过?”

  “只要你开心,我都可以配合。”

  “是吗?”莫子潇随口反问。

  夏子衿点点头,他不说话,她也不愿多说。

  沉默,僵持了很久。

  夏子衿刚想开口问他是不是要先去洗个澡,莫子潇忽然嘶哑的吐出一句毫不搭边的话,“过几天,她要回来了。”

  夏子衿一愣,眼中的诧异一闪而逝,几乎是一下子就明日了他今晚的反常。

  她加深了嘴角的弧度,完美的微笑,“恭喜。等了两年,你总算等到了她。”

  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她这个所谓的“莫太太”,该主动让贤了?

  明明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如今夏子衿的心脏还是免不了的痛了一下。

  莫子潇的声音微讽,“所以,过几天的结婚周年纪念日,你只能独守空闺,一个人过了。”

  夏子衿看着他良久,苦笑一声。

  关于这场婚姻,莫子潇心里是恨她的,夏子衿一直都知道。

  因为,两年前的那晚……

  闭了闭眼睛,屏去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夏子衿平静的开口,“我知道分寸的,你不用担心。”

  想不到她会这么轻易的答应,莫子潇低头更靠近那张漂亮的脸蛋,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夏子衿的耳侧,满意的看着她一张小脸越来越红。

  下一秒,莫子潇低头,再次吻住了她的唇。

  夏子衿一愣,顺从的闭上眼。

  卧室内,灯光昏暗。Kingsize的豪华现代大床上,两具身体纠缠在一起。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