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还是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邢大少面无表情:“我愿意。”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还是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新娘唇角一掀,莞尔一笑:“不愿意!”

  震惊全场!

  邢大少愕然地看向她,什么情况?

  新娘白素转头看新郎,似笑非笑。

  “邢楚邢大少,我受够你了!你脾气差,技术差,抽烟喝酒还滥交,我白素瞎了狗眼才会看上你!我们完蛋了!”

  惊悚全场!

  这是京城第一淑女,白素?

  温柔似水惹人怜?

  端方婉约赛名媛?

  哦,NO!明明是泼妇骂街十八弯,满嘴粗俗!

  白家夫妇要昏过去了!

  邢家上下暴跳如雷!

  邢大少一张帅脸犹如腊月冰雹,冷得戳心窝:“你找死?”

  “算命说我八字硬,死不了,邢大少,拜拜!”

  朝他挑衅一笑,新娘转身就跑,邢楚黑脸沉沉,立即追了上去,伸手就要抓住她的肩膀。

  新娘的手腕一拽,邢大少被她一个过肩摔,重重地摔倒在草坪上。

  临时搭建的花环轰然倒塌,保镖们此时才醒悟过来,七手八脚地去扶被花环压住的邢大少爷。

  邢大少爷咬牙切齿一声怒:“给我追!”

  白家老爷看着身手矫健飞奔离去的女儿,喃喃自语:“素素,什么时候能跑那么快了……”太令人惊讶了!

  十几个保镖黑压压一片追上来,气势相当的可怕!

  “丫的,有没有搞错!”新娘低声怒吼着,一转身,往左边的马路上狂奔而去。

  忽然有一辆敞篷车开过来,和她迎面对上。

  车内车外,四目相对!

  车头离她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吱……

  随着一声刹车响,她条件反射性一跳,双手在引擎盖上一按,整个人轻巧地腾空而起,轻松坐在了车盖上。

  车内的男人眉毛一挑,镇定地注视着她。

  她扬起唇角,对着这个年轻的男人掠上一抹明媚的笑:“嗨,帅哥,搭个顺风车?”

  而驾车的男人,冷冽,沉默。

  那犀利暗沉的眼神儿往她身上一扫,那气场让她差点嗝儿屁。

  看了看身后追过来的保镖,再也顾不得男人愿不愿意,她飞身一跃,落到了他的敞篷车里,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帅哥,救人一命,涌泉相报!”她朝男人仓促一笑。

  男人转头看着这个妆花得一塌糊涂的女人,她抱着婚纱的裙摆,整个人仿佛淹没在层层叠叠的白色花蕾之中。

  “快走!”保镖离车越来越近了,她立即抬起手肘一撞他。

  男人皱眉,不过,立刻发动了车子,甩开了那些保镖,绝尘而去。

  十五分钟之后,终于甩开了那些保镖,她松了一口气,然后立刻说:“停车!”

  吱……

  尖锐的刹车声,车子骤然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口。

  “帅哥,多谢!”

  她道谢着,迅速从婚纱裙摆下拿出一个粉色包包,连车门都没开,脚下灵巧一跨,直接跳下了车,逃难一样跑进了酒店。

  车上的男人若有所思地往匆匆跑进酒店里的女人,这时,手机铃声响了,他按下蓝牙。

  “什么事?说。”

  那边的声音咬牙切齿:“我是邢楚,白素逃婚了……”

  进入空无一人的洗手间,她往镜子面前一凑,顿时差点泪奔。

  眼线晕开,眼影脱落,腮红被晕染成一块一块的,口红都蹭到了下巴,头发也乱七八糟。

  原本以为那男人是英雄救美,看来,那男人是真的好心,连她这么丑的女人也敢救。

  看着镜子中惨不忍睹的自己,她一边想着,一边涂着卸妆油。

  不过片刻,一张精致完美的小脸儿露出来,尖尖下巴如瓜子,柳叶弯弯的眉儿,透着神秘感的琥珀色明眸,花瓣般娇艳的唇儿。

  卸完妆之后,她脱下了身上的婚纱,拿出包里早已准备好的职业装,迅速换上,将一头黑发利落盘起,又开始在脸上化妆易容。

  一张三十五六岁的脸渐渐显现出来。

  正在此时,包里的手机响了,她皱起眉,取出手机:“白小姐,你好。”

  电话里传来女人娇柔温婉的声音,是今天的新娘白素。

  “乔小姐,谢谢你,我和阿宇已经登机了,我觉得你非常专业!”

  “不用谢,很高兴你能这么肯定我的专业。既然接受了你的委托,我当然会做到十全十美。”她的声音悦耳悠扬。

  白素微笑:“我收到乔小姐你发来的照片了,真的太像了!今天真的很谢谢你,要不然我和阿宇也不能金蝉脱壳逃出来。”

  “模仿别人是我们的专业,白小姐下次有需要的话,我随时为你服务。”

  挂掉电话之后,她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身黑色职业套装,已然是一个三十五六岁年纪的精英职业女性。

  勾唇满意一笑,她打开门,走出洗手间,一股强悍凌人的气场扑面而来。

  洗手间对面的墙壁上,靠着一个年轻男人,西装革履,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她无法描绘的傲兀和强势,这种淡淡的倨傲和凌厉的气势,让她心里微微一窒。

  该怎么形容她对这个男人第一眼的感觉呢?

  如狼似虎?如鹰似狐?像……猎豹?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靠在墙壁上,性感的嘴唇端薄微抿,两道利刃一样的眉峰下面,是一双诡谲莫测的黑眸,说不出的野性,处处张扬着一种高位者的霸道。

  不过,让她肝儿颤的并不是男人让人惊悚的气场,而是他那双阴寒的双眼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瞅,那眼神儿好像她活该立刻匍匐在他的脚下似的。

  呃,他认识她?

  不对,这个男人的气场怎么那么熟悉?

  直到男人的视线落在她腰间的粉红色包包上,她才悚然觉悟。

  敞篷车上的男人?

  原谅她刚才逃命心切,压根儿没看清楚男人长啥样儿吧!

  难不成被认出来了?

  不可能,她和刚才判若两人!

  于是,她像普通女人看到帅哥一样,朝他泰然自若地抛了一个勾魂眼儿,然后径自朝酒店门外走。

  可还没走几步,男人蓦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压到了墙壁上。

  她猝不及防,仓促抬头。

  要人命!这个男人不好惹!

  她看着男人魅惑的脸,心头开始毛发。

  正思索着怎么打发他,男人唇角微勾,似笑非笑,问她:“收拾好了?”

  果然认出来了!

  “嗯,刚没看清你,一下没认出来,不好意思啊,帅哥!”她心里升起一种“麻烦来了”的不好预感,甜甜地挤着笑容敷衍着。

  可惜,她现在的妆容是快步入四十岁的中年妇女,这一笑,有点狰狞。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