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路过父母房间门口,就听到父亲压低了声音的问话。

  “哎,人家不愿意。”母亲带着愧疚的声音幽幽地响起,让本来准备瞧瞧离开的林飞停下了脚步。

  “为啥不愿意,俺们家小飞一表人才,还考上过大学,那些姑娘一个个的凭啥瞧不起咱家小飞?”父亲的声音带着愤怒。

  “哎,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的情况,你常年躺在床上,咱家底又不殷实,人家姑娘嫁过来了还得伺候着你,又过不上好日子,有谁肯愿意嫁给咱家小飞呢。其实也不是人家不答应,是咱们根本拿不出人家提出来的聘礼啊!”

  母亲终于说出了实话,紧接着便是小声地抽泣!

  “哎,都是俺没用,是俺耽误了娃儿,俺对不起他啊!若不是俺,当年娃儿也不会考上了那么好的大学却没有办法上,反而是回来在家里跟着俺们种田啊!”

  母亲的哭声才刚刚结束,父亲带着愧疚的哭声也响了起来。

  这一切全都被门外的林飞停在了耳中,他的眼眶渐渐地有些泛红,拳头也紧紧地握住,他强忍着眼泪,悄悄地离开了家。

  回头看着这破落的瓦房,林飞的心中满是酸涩和不甘。

  “爹,娘,你们放心,我林飞哪怕就是在农村种田我也会拼出一片天地,我也绝对不会让人再瞧不起你们,瞧不起咱们家!我会让那些所有势利眼的女人们都知道,错过我林飞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损失!”说完这话,林飞转身没入了黑暗之中……

  小林村背靠东灵山,农村条件差,但是像林飞家这么差的,在整个小林村也是少有。为了给爹娘弄点荤腥补补身子,林飞便每天夜里去东灵山上碰碰运气,希望可以打到一两只野物。

  可是今天,林飞忙了一晚上,林飞都没有打到一只猎物。

  “哎,这东灵山越来越缺少灵气了,居然到现在连一只野兔都没有打到,实在是见了鬼了……”

  抱怨之时,忽然有一男一女的声音传入了林飞耳中——

  “死鬼,猴急个啥?我家那死鬼今天去镇里开会了,说是要去迎接上面来的一个新的书记,咱两今晚有的是时间折腾呢,哎呀……”

  “嘿嘿,能不急么?这么久没有见你,我可都想死你了……”

  乍听到这声音,林飞吓得浑身一哆嗦,以前人家都传说这东灵山上有脏东西,本来林飞是不相信的,难不成今天被小爷我给遇到了?

  这个念头在林飞的脑中闪过,林飞顿时吓得撒丫子就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平静了下来。

  “不对,刚才那个女鬼好像说什么镇里,开会啥的,难道……”林飞眼神一顿,立刻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兴奋起来。

  林飞已经二十了,像他这样年纪的男孩子早就该结婚生娃了,可林飞却因为家里条件差,没有哪家姑娘瞧的起他。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以往他只是听村里的流氓王二狗说过,却没有想到今天能够撞上这样的事儿。

  虽然说偷看会长针眼,但是林飞实在是太好奇了,最终还是忍不住地朝声音传来的地方偷偷地摸了过去……

  这才刚走近,林飞便听到一阵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他激动地浑身都发抖,咽了咽口水,立刻凑近了许多,当他凑近看清楚那男人和女人之后顿时愣住了。

  那女人不是别人,真是小林村村长家的媳妇程晓梅,而那男人居然就是王二狗!

  看到这一幕,林飞整个人都怔住了,程晓梅会打扮,人长的也俊,在小林村那也是非常不错的大美人了,可是王二狗算啥玩意儿啊?任凭林飞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这两人这么会搞在了一起!

  “二狗子,你可真厉害,你知道我爱你啥不?”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两人终于大战结束,程晓梅一脸满足地躺在王二狗的身边,似乎意犹未尽。

  “嘿嘿,你那点儿心思俺还不知道吗?你不就是喜欢俺那嘛?”王二狗嘿嘿一笑,很是得意。

  听到这里,林飞心中偷笑,想起二狗子以前和大家伙吹牛的事情,却没有想到这家伙还真的这么给力,这也让林飞心中有些羡慕。

  “二狗子,你要是我男人该多好啊,哎……好啦,时间不早了,咱们早点儿回去吧,这东灵山阴森的很,听说还不干净,我们也别一直在这边晃悠了。”

  “成,我也够累的了,也是时候回去睡觉了。”

  一听这话,正看的气劲的林飞立刻吓了一跳,他现在正躲在程晓梅和王二狗下山的路上,若是被两人发现自己撞见了他们俩的事情,万一来个杀人灭口,那可就完了。

  想到这里,林飞起身就要跑,可是刚站起身来,就发现自己的大腿根部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痛的他忍不住惊呼一声。

  但是他也不敢继续停留,强忍着疼痛转身就往山下逃去。

  “谁?”

  忽然听到惊呼声,程晓梅和王二狗两人立刻吓了一跳,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朝林飞追去,没有追多久两人便发现两人身上还没有穿衣服,只能作罢。

  “晓梅,这该咋整?这件事情若是被林大海发现的话,咱们两都得完蛋啊!”王二狗顿时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瞧你那点儿出息,当年你也是在道上混过的,怕啥?”程晓梅倒是淡定许多,她眯着眼睛沉默了许久,随即冷笑一声,说道:“二狗子,你放心吧,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保证不会让任何人将我们两的事情透露出去的。”

  林飞一口气冲下东灵山,回头朝山上瞅了一眼,发现没有人追来,这才松了口气,“妈了个巴子,幸好小爷跑的快,否则被那两个家伙发现了,可就完了。嘶……”话还没有说完,林飞便倒抽一口气,他低头了一眼自己裤裆处,顿时痛的龇牙咧嘴,之前太过紧张,还没有觉得怎么样,现在发现伤口处疼的厉害!

  “真是倒霉!”林飞嘀咕了一句,便朝着村卫生所的方向跑去。

  林飞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咬了自己,心里怕的慌,万一有啥大问题可就不好了。

  来到村卫生所大门的时候,林飞又犹豫了起来,他被咬的地方实在是太尴尬了,毕竟柳月茹大夫可是从城里来的大美人,他可不想在她面前丢人啊!

  一方面关系到在美女面前的好印象,另一方面又关系到自己的小命,林飞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敲开柳月茹的大门。

  “柳大夫,救命啊!”

  声音刚落下没多久,卫生所的灯便亮了起来,很快,一个穿着紫罗兰色睡袍的美女便出现在了林飞的面前,门刚一打开一阵香气便扑面而来,使得林飞一阵痴迷。

  “林飞?这么晚了,你怎么了?谁生病了吗?”柳月茹的声音非常好听,使得站在门口的林飞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柳月茹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她是城里来的姑娘,人长的好看,听说家世背景也不错,来乡下不过是为镀金来的。而且她不会像村里一些姑娘那样嫌弃林飞穷,可也正因为如此,林飞对柳月茹反而不敢靠近,因为他觉得这是亵渎。

  如今正值初夏,天气开始热了起来,柳月茹只穿了一套睡袍。在微微地月光下,那薄如蝉翼的睡袍又如何能够遮挡住她妙曼的身姿?林飞只消是看了一眼,便将柳月茹年轻美好的身子看在了眼中,一时间居然难以自拔……

  “林飞,你怎么了?说……”

  话还没有说出口,柳月茹便发现林飞的目光有些不太对劲了,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袍,虽然心中有些羞涩,可是也不好意思做出太过激动的动作,否则只会让大家更尴尬。

  毕竟柳月茹是从大城市里来的,城里的女孩子如今穿衣服那可比她现在穿的要暴露多了。加上她来小林村也有些日子了,知道这里的民风淳朴,就也没有责骂林飞。

  听到柳月茹的话,林飞猛地回过神来,他面色一红,赶紧将目光收了回来,轻咳一声,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被咬了?你先去那边躺下,我给你上下药,可千万别被什么毒蛇咬了才是!”

  柳月茹也知道东灵山上野物多,万一被毒蛇咬了的话,那得赶紧去镇医院治疗才行。

  林飞一听是被毒蛇咬的,顿时吓得魂都飞了,之前偷看柳月茹的尴尬也早就抛到九霄云外,“柳大夫,你,你可一定要救我。”

  “你放心吧。我会尽力的。”柳月茹将卫生所的灯给打开,手中也已经拿了一些碘酒和卫生药棉,看着躺在躺椅上的林飞,说道:“林飞,你,你把裤子脱了吧。”

  “啊……”

  本来害怕的要死的林飞,没有想到柳大夫来的第一句话便是要让自己脱了裤子?

  这让林飞有些接受不了。

  从小生在农村,虽然上过高中,但林飞的骨子里还是农村人的保守,若是男大夫也就算了,可眼前的是他们小林村年轻男孩子的梦中情人柳大夫啊!

  “啊什么呀?快点脱啊!可别等伤口中毒时间太长了,到时候毒血入侵,恐怕就来不及了。”

  柳月茹小脸微红,可还是一本正经地怒斥林飞。

  >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