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蔓从父亲的墓地回来,静静站在这座别墅大门前,手里紧紧攥着钥匙。

  这座别墅,本是父亲送给她和秦风的结婚礼物。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她穿婚纱的模样了。

  父亲正当壮年,却跳楼自杀。

  若非走投无路,怎么会跨出这一步?

  想到这里,苏蔓抽了抽鼻子,伸手将钥匙插进钥匙孔,咔的一声,门开了。

  楼上隐约传来声音。

  苏蔓心里打了个突,这里有谁还可以进来?

  她慢慢摁着扶梯,一步一步挑阶而上。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一声声抑扬顿挫的呻吟,直冲冲地闯入苏蔓的耳朵里。

  苏蔓眯起眼睛,轻轻向下转动把手,用手一推,门打开了。

  情到浓处的两人,显然还没有觉察到有人进来。

  “风,你今天开心吗?”里面的女人用甜得腻死人的声音问道。

  是苏莎!苏蔓继母带来的孩子!

  平日里老是跟苏蔓作对,原想就是小孩子的小性子,谁知道她竟然和自己的姐夫勾搭在一起。

  “怎能不开心?”男人的声音慵懒沉醉,很是动听。

  “让我猜猜。”

  “好。”

  “我姐的爸死了,你开心!”

  “对!”这声音里面有着如重释负的放松。只是听到苏蔓耳朵里,分明就是晴天霹雳。

  “苏家银行倒了,你开心!”

  “对,虽然费了些周折。”

  苏蔓的指甲使劲扣进手心的肉里,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跳出来拼命。

  “莎莎,你开心吗?”

  “我当然开心,那个老男人总算死了。我妈转移的财产,足够花一辈子。最最开心的就是,苏蔓那个贱女人再也不能摆她那个苏家大小姐的架子。”

  “你说错了。”

  “嗯?”

  “你现在最应该开心的,应该是你抢了她的未婚夫。”

  然后,就听见两人恣意地哈哈大笑。

  没有料到这两人枉顾亲情,在父亲的丧礼日,在她的新房,做出这种勾当。

  苏蔓攥紧了拳头,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她深吸一口气,挺起胸,艰难地迈开步伐,往里面走去。

  笑声刚落,秦风就看见苏蔓缓缓露出身影,赫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